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章 投军
    村落外,赵云正号召村中的同龄子弟将布帛,粮食向家中所搬。

    这些财务正是其在沾县,领数百军卒击溃了黄巾贼,明廷所给予的赏赐。

    沾县明廷也算是清廉之县官,倒也没有克扣赵云军功,在城中所能支持的情况下,还是给足了一定的赏赐。

    对此,在最后之际,赵云拱手道:“有劳马县尉了,还请回去代鄙向明廷问安。”

    闻言,马县尉也拱手还礼,然后便领百余战卒缓缓离去,逐渐消失在赵家村。

    直到目视县吏离去,身旁的一员与赵云年纪相仿的青年缓缓道:“阿云,可真有你的!”

    “没想到你竟然在艺成下山,便创造了数百战卒击溃数万黄巾贼的胜绩。”

    “料想要不了许久,周边各村落,甚至真定城都将会有你的传说了。”

    闻言,赵云却是毫不欣喜,默然道:“阿泉过誉了!”

    “云所击败的不过是战力低下,只知肆意劫掠的黄巾贼而已,不足一提。”

    “倒是你,这三年可是学有所成?”

    一时,青年不由呵笑着:“呵呵!”

    这员青年名讳为泉,也是赵家村的族人,与赵云,招赵虎年纪相仿,平日里便是要好的族友。

    只不过,赵泉却与二人不尽相同,赵云、赵虎都以勇力而闻名乡里。

    其却是喜好读书,其脑海里也颇有谋略,平日间也喜欢巧设雕虫小技,捉弄同龄子弟。

    赵云依稀记得,曾经同族子弟进山狩猎,正值一颗松枝上挂着鸟窝。

    在赵泉的鼓动下,一名同龄族弟善于攀爬,爬上松树上,将鸟窝缓慢取了下来。

    可是,这名同龄子弟却发现,树下周边竟然在短时间被挖了数个深洞。

    一时间,却是吓得族人不敢贸然跳下,只得龟缩在松树上痛哭着。

    直到数只大鸟返回,少年无力抵挡,被啄了一番不说,辛辛苦苦取回的鸟窝也泡汤。

    可是,此时的赵泉却是在树底下哈哈大笑。

    由此,其喜欢恶作剧,捉弄他人的习惯便几乎人尽皆知!

    不过,赵泉其还是很有很大的上进心的,虽然其家境不好,可对于书籍的渴求欲却是很强。

    既然无钱买书,其在少年时期便为富户打短工,以换取书籍为报酬。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数年,其虽不算博览群书,也算是知之甚祥!

    而且,赵泉不仅对《诗经》、《论语》等文学类书籍感兴趣,对《太公兵法》、《孙子兵法》等兵书尤为酷爱。

    以其对赵云,赵虎来说:“勇力高强又如何,只有做到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只有如此,才是能够成就大事的根本。”

    甚至其还以西楚霸王和刘邦举例,正是因为有张良、陈平这等智谋之士出谋划策。

    汉高祖才会开创大汉将近四百余年的基业。

    不过,虽然赵泉与二人的追求不同,却还是互相能够成为要好的朋友。

    ······

    春风微微拂过,转眼四月以过,逐渐步入了炎热的盛夏。

    在回来将近一月里,赵云除了每日勤练枪法以外,其余时间便是陪伴着妹妹。

    当时在山上学艺时,其师曾说过:“武道之路,不进则退!”

    “要想使武道不处于停滞地带,一直提升,那么便要发挥出十二分的努力,前去刻苦练习。”

    虽然赵云此时已经掌握了枪技百鸟朝凤,可如今却是还不能熟练的运用。

    经过这么久的熟知下,也已经感受着,百鸟朝凤光靠领悟是不可能大成的。

    只有不间断,常时的进入军伍历练,在战争中磨练自身,激发潜能。

    枪技百鸟朝凤才有可能在最短时间内,到达大成境界。

    当然,这段时间陪伴着赵雨最多的时间,除了勤练枪法外,便是教授其妹枪术。

    赵雨对武道的痴迷极为深厚,每日只要一旦闲下来,必定会缠着赵云传授枪法。

    在见识其那行云流水般的枪法后,顿时便将这位痴迷武道的小妹那纯真之心给征服了。

    可以说,如今要不是二人是亲兄妹的话,赵雨说不定会想到以身···

    不过,赵雨还是有一定学武的天赋的,在赵云一边进行演练,一边讲解的情况下,至少其领悟很快。

    原本一月前还乱打一通的,此刻却是已经在其兄的教导下,掌握了最基本的枪术要领。

    随即,就在二人休整的片刻间,门外却是忽然被推开,赵泉步履沉稳,昂扬走来。

    “阿云,你可有一番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

    “如若有的话,眼下正有一番功名利禄等着我们前去取。”

    一时,走进院落里,赵泉语气急切,眼中功利心极为强烈,直接开门见山道。

    闻言,赵云肃然,不由问着:“阿云,你所说的可是羌乱?”

    旋即,赵泉虽未明言,却是点头,表示赞同。

    片刻后,缓缓道:“阿云,凉州羌人以湟中胡人北宫伯玉、李文候为首,裹挟当地汉人名士韩遂、边章趁大汉黄巾乱时,趁机起兵。”

    “十余万羌胡声势浩大,连克凉州等郡,甚至攻破重镇金城郡,袭杀太守陈懿,军临三辅,长安告急!”

    “随即,朝廷在春季时,征召冀州刺史、左车骑将军皇甫嵩领军西进,征讨羌人,保卫园陵。”

    “不过战事已然持续数月已久,却依旧处于胶着之势。”

    “所以,泉觉得,此战一时半会结束不了,我等为何不趁机西进投军,捞取功名呢?”

    话音缓缓落下,赵云虽未明言,沉寂原地,可其内心却是早已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即投入疆场,夺取功名!

    只是,一想到自己离开后,其妹又将回到一人的孤独生活。

    赵云其心中便于心不忍,不愿在舍弃赵雨独自在家,在次离开。

    随着时间划过,赵云心里也在着急的权衡着两则想法,不知如何抉择?

    良久间,赵云深吸一口气,好似下定决心,郑重道:“阿云,对不住了。”

    “亲人在,不远行!”

    话音刚落,赵云便径直离开庭院,向厢房奔去,紧闭大门。

    “唉!”

    眼见阿云缺乏果断性,赵泉不由暗暗叹息,神情落寞,逐步离去。

    只说,二人的谈话,在一旁的赵雨却是听得极为仔细。

    此时,小雨也知晓,二兄之所以拒绝投军的提议,其根本原因是放不下自身。

    要是没有自己,说不定便已经答应了赵泉的意见。

    思索半响,赵雨好似已然下定决心,向赵云所在厢房奔去。

    ······

    两日后,赵云背着包裹的银枪,肩负着行囊,缓缓走到村外。

    这时,赵泉早已等候多时,眼见其前来,不由立即赶上去,向身躯拍着。

    “好小子,某就知道你藏有建功立业之心,绝不会轻易放弃此次机会的。”

    闻言,赵云淡笑着:“怎么,阿虎不与一同前往么?”

    “唉,那小子是大孝子,说要在家侍奉双亲,还给我说道,双亲健在,必不远行!”

    闻听赵泉解释清楚后,赵云也释然了,毕竟人生是自己的,路也要亲自选择。

    其余人也无法干涉,既然赵虎不愿投军,博取功名,那也不能强求。

    紧随其后,二人便缓缓跳上村口外的两匹驽马,径直向西边疾驰而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