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十章)我不是特指谁,你们都是垃圾
    第二日,莫小小一早起来站在院子里仰头看向太阳。当第一缕阳光照到她身上的时候,一股暖气自她腹部升腾起来在体内开始游走。仿佛一条暖烘烘的小动物在她体内钻来钻去一般,她竟舒服地呻吟起来。

    阿飞正推门出来,便听到莫小小呻吟的声音。他脸色有些古怪,便急忙扭头又走了进去。

    一开始,莫小小还有奇怪,不知道阿飞这举动到底为何。等她想明白以后,瞬间有些反胃。却因为这一切都是她自己造成的,没处发火的她只好黑着张脸回到屋里。

    下次再也不再有人的时候练这个了。莫小小暗暗发誓。

    接着,她无视脑海里系统幸灾乐祸发出的各种符号,盘腿坐在床上开始默默运转真气静心宁神。

    只可惜这效果并不太好,以至于在吃早饭的时候,莫小小整张脸都是臭的。而阿飞,则脸色格外尴尬,全程低着头不敢看莫小小一眼。

    他们这般举动,被李寻欢和铁传甲看在眼里,两人对视一眼,均觉得有趣。

    只是,看着莫小小一张臭脸,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暗暗脑补刚才发生了什么。

    当他们吃到一半的时候,大门突然被人用脚踹开了。一行人涌了进来,有男、有女,有商贩有樵夫。他们看向院子里,见此间的主人聚在一侧的室内吃饭,就走了过去。为首的一个中年妇人一看到坐在饭桌上的诸人,便啐了一口唾沫冷哼道:“该杀的铁传甲,快来偿命。”

    铁传甲脸色微变,刚想说什么,莫小小径直转过身来看着一行人脸色难看地说:“在我家,还敢这么嚣张?找死!”

    那妇人又啐了一个唾沫:“贱人,有你插话的地方吗?”

    话音尚未落下,她便感到一阵风袭了过来,身子便仿佛被几级大风撞到一般径自飞了出去。余下几人哗然,但却一个个跟着飞了出去。落到地上后,俱都不能起来。有几个还当中呕了一口血,脸色惨白到极点。

    这时,莫小小刚回到座位上,她坐在那里,漠视地看着在地上躺着的一群人,鼻子里轻哼一句。

    那妇人兀自大骂不止,嘴里的脏话一句比一句难听。莫小小听不下去,便扔了一块鸡骨头砸在那妇人的胸口,生生点了她的哑穴。接着,她便不负责任地对铁传甲说:“人是被你招来的,你自己解决。”

    接着她便起身径自回屋了。

    铁传甲看着地上躺着的众人,眼中有不忍的神情。他感到肩膀上有手摁在上面,接着便听到李寻欢的声音:“铁大哥,我相信你,你有什么委屈,现在就全都说出来吧。”

    铁传甲抬起头,嘴巴张开,又闭上。最终他颓然地站起来,又走到众人身边蹲下,开始絮叨起来。

    起先,这些人一脸忿恨,看向铁传甲的眼神充满了怨毒。但当铁传甲将过往的经历全都说出来后,他们的眼神开始变了,到最后一个个半信半疑着,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铁传甲起身,看着他们。犹豫再三,他还是开口说道:“诸位,我已经和你们两清了。你们今后形式还是要小心些,这里的主人可是赤足仙子,这一次是她饶了你们,再有下次,怕你们可就真的没命了。”

    众人大惊失色,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全都是被人给坑了。他们一个个互相对视着,交流着,俱是一脸悲愤。

    不说这些人在院子里如何,莫小小回到屋里以后便觉得今日诸事不顺。她莫名地感到有些焦躁,心里憋着一股怎么也发不出去的火。她盘腿坐在那里,这一次,连闭上眼的工夫都省去了,她旋即站起来,总觉得有一股邪火要发泄一下。

    不知怎的,她总觉得自己胸口胀胀的有些难受。

    她在脑海里问道:“系统,这是怎么回事。”

    系统慢慢悠悠地回答到:“每个月不都有那么几次么。”

    莫小小一怔,旋即有些无奈,纵然自己在这个世界已经呆了这么长的时间了,还是适应不了这个身份。以至于总是下意识忽略自己已经是女儿身的身份。她无奈地挠了挠头,从空间里取出一些纱棉,便要解开衣服进行替换。

    这时,门忽然开了。李寻欢推门而入,正想对莫小小说些什么,却看到莫小小双手已经将衣带解开,衣服滑落在胸口位置,两个如凝玉一般的胳膊露在外面。

    莫小小扭过头,淡然地看着李寻欢:“什么事?”

    李寻欢顿时尴尬起来,他笑了笑:“没事,你换完衣服再说。”

    说完,他像是被火燎了一般立刻走了出去,顺便不忘将门合上。

    莫小小颇有些无语,但还是继续扭头唤起衣服来。

    李寻欢站在门外,有些纳闷:自己是不是太把莫小小当男人看了,竟然下意识忘记了他们之间还有性别的诧异。

    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这时,却见阿飞走了过来,正狐疑地看着自己。

    李寻欢有些不自在了,他咳嗽一声,问道:“阿飞,有什么事吗?”

    阿飞回答说:“有一个自称青魔手的人闯了进来,说要我们交出杀害他徒弟丘独的梅花盗。”

    李寻欢怔住了,昨天明明大家都看到被莫小小抓住的黑衣人就是丘独,并且丘独最后还安然离开,可他为什么还会被梅花盗杀死了呢?青魔手伊哭又怎么认定梅花盗在他们这里?

    他脑子飞速转动,下一刻便把事情想得清清楚楚。他脸上露出无奈的神情,看来,自己那位好兄长定然是和林仙儿等人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想来丘独定然也是被他们所害了。

    李寻欢只觉得有些苦涩,想不到,自己的兄长还是变了。

    他刚想开口说话,莫小小的门开了。赤足仙子从门里走了出来,神色如常,看不出刚才和李寻欢有过怎样的交集。她站在那里,看着李寻欢和阿飞,淡淡地说:“看样子,咱们这里成了所有人瞩目的焦点啊,什么阿猫阿狗都想到这里来刷刷存在。”

    她斜着眼看向远处的屋檐,冷哼了一句:“极乐峒主这等暗地里下毒的货色都敢这么近肆无忌惮地跑进来,看来,我赤足仙子的名字还不足够吓到你们啊。”

    话音刚落,她手一甩,一道银白色的流星便飞了出去,接着惨叫声便从屋顶上传来,一个矮小的身影从屋顶滚落下去,落在隔壁的院子里。接着,便是一阵惊呼声。

    李寻欢一怔:“仙子你竟然能听到这么微妙的呼吸声?”

    莫小小淡然说道:“没什么,我昨晚上没事做的时候在上面弄了几个反光的琉璃瓦,原本他们应该在这个时候将水光反射到我这屋檐上的,刚刚反射过来的光亮却隐隐约约不甚明显,反倒是有几只虫子的影子清晰可见。我要是再猜不出有人在上面,怕是就不明不白死在这些小人手上了。”

    李寻欢抬头,果然看到此刻屋檐上多了一些光斑,不由得佩服道:“仙子果然心细,这一点我倒没想到过。”

    莫小小撇了撇嘴:“我从小就没有安全感,拜这具身体所赐,这么些年来养成了疑神疑鬼的毛病,不做些稳妥的措施,又怎么能放心大胆地睡在这里呢。”

    她扭过头,看着李寻欢,坏笑道:“当初若不是我早早就发觉哪个万人骑的林仙儿出现在客栈外,你又怎么有机会一睹江湖第一美人的身体呢。”

    李寻欢苦笑道:“也只有仙子敢这么作弄别人。”

    莫小小晒了晒,她看向阿飞:“小飞飞,一起去看看哪个叫伊伊哭的家伙吧。”

    说完她便径自朝院子里走去,李寻欢和阿飞一怔,这才反应过来莫小小说的是谁,他笑道:“若是知道仙子这么说他,怕是会被气得三尸神齐暴躁吧。”

    阿飞却问道:“你和仙子之前在屋里发生了什么?”

    不知为何,他突然想问这一句。

    李寻欢淡然说道:“没什么。”

    阿飞狐疑地看了看他,发现他神色如常,便也不打算问下去。刚才的那一句莫名的没来由,他此刻也不知道为何会如此。

    还是正事要紧。

    阿飞转身离开。

    李寻欢松了口气,有些无奈。他摇了摇头,突然想到林诗音,眼神中又流露出一丝迷惘。

    莫小小走到前院内,看到一个青衣人负手站在那里,面容冷傲,嘴角挂着嘲讽的笑容。莫小小看着他,他也看着莫小小。

    当看到一袭道袍勾勒的曼妙轮廓后,伊哭眼中闪过一丝贪婪的神色。他品尝过林仙儿的身体,也更想尝尝莫小小的身体。征服一个强势女人的快感,怕是从来都不会体验到的。

    被这种充满贪欲的目光扫射到身上,莫小小莫名感到有些不适。她皱着眉头看向对方,心中厌恶之情更加重了几分。

    伊哭刚要开口,莫小小变冷哼一声:“你就是那个伊伊哭的家伙?”

    她上下打量了一下,眼神中更充满了各种不屑,“看起来平平无奇,不像是什么大人物。你究竟是谁家派来的狗腿子?”

    伊哭眼神冷了下来,看向莫小小,突然怪笑道:“有个性,不知道一会儿在床上是否还如此有个性?”

    莫小小笑了,眼神中充满了某种残忍的欲望。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