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十九章 思念成疾1
    是谁曾说过,这辈子很短,不该让误会占满人生。

    这辈子真的很短,处处是遗憾。

    遗憾在时间如梭下,无法弥补。

    他和她,就是这样。

    转眼,已近农历新年。

    海城的年味很浓重,街道上处处挂满红灯笼,超市商场无疑不挤满人流。其中就有慕笙晞陪关小丽在商场里挑着年货。

    “妈,不用买那么多鱿鱼丝吧。”

    慕笙晞看着关小丽拿了一包,两包,三包……到第十包鱿鱼丝放购物车里时,惊呆了。

    海城盛产海特产,俗话说,特产都是讨外来人喜欢的,当地人都不怎么稀罕。

    慕笙晞才不会觉得关小丽买那么多海特产是因为她喜欢吃。

    “买多点,到时你带回英城。”关小丽边说,边手拿鱿鱼丝的动作还在继续。

    慕笙晞一下哭笑不得,“妈,那也不用这么多呀,况且鱿鱼丝我不爱吃,北北也不爱。这么多浪……”

    ——费字还没说完。

    “这不是给你的,我让你给書泽带,他爱吃鱿鱼丝。上次让你带回去的他都说好吃,这不让你多带点给他。”

    关小丽自顾自的说着,只要一说起席書泽这个女婿,她就心生喜欢。

    慕笙晞看着关小丽脸上洋溢的笑容,惆怅万分。距离上次她和席書泽“冷战”,已经是一个多月前的事了。

    因为上次那些无风不起浪的舆论,因为席書泽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她,因为席書泽让她担心了,因为席書泽为她放弃了……种种事情,把慕笙晞压的快喘不过气了。

    人在不勇敢的时候,往往逃避是最好的选择。慕笙晞就选择了这种最蠢的方式,折磨着自己也折磨着席書泽。

    因为逃避,慕笙晞不能和席書泽一起过圣诞节,元旦。打从平安夜过后,她就躲着席書泽,不接他的电话,不回他的别墅,十足十的“约不出,堵不到。”

    在圣诞节那天,席書泽出院就马上去找慕笙晞,他回别墅时刚好看见慕笙晞收拾东西要走。在他强烈的制止下,慕笙晞把苏北北受伤的事说了,也把他上舆论头条的事告诉了他。他才恍然想起出院时黎宴清那般吞吞吐吐样子,的确是有事瞒了他。

    不管席書泽再怎么有底气的解释,还是被慕笙晞的那句,“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你就是去见了她。尽管八卦大多都是夸大其词,但终究无风不起浪。”给击垮了。

    慕笙晞走时,留下了句让席書泽窒息的话。

    “我们都好好冷静。”

    席書泽松开了紧抓着慕笙晞的手,他眼睁睁的看着慕笙晞离开,他知道她口中的“好好冷静”是何意。

    她需要时间缓解。

    席書泽唯有默默守候,等着她消气,等着她回头看他。

    经过一个多月的“冷战”,其实慕笙晞的脾气早就没了。也不对,事实是她压根不是生席書泽见了石研和她有亲密举动的吃醋气,她实则生气的是席書泽从来不告诉她,他的烦恼。

    他所谓的不让她担心,不让她操心,她都明白。但相爱的两人不就是想要分担彼此的喜怒哀乐,想要携手同心面对所有。

    相爱的两人不都是这样的吗?

    爱情在许多的“误会”下,显得脆弱不堪。明明心中有爱,但也会因为这份爱而痛苦着。

    有笑有泪,有甜有苦,那才是爱情。

    “好啦关女士,我们再去看看别的年货,别堵在这了,别人也得买的呢。”

    慕笙晞看着这人流涌动的缓慢,好几次其他顾客都从她们身后的通道经过,要是她们一直堵在这通道上无疑不是给其他人带来不便。

    关小丽整整拿了十五包鱿鱼丝,心满意足的收手,“对对对,我们再去看看别的,書泽爱吃的我们都买点。”

    慕笙晞汗颜,席書泽怕才是她母亲大人亲生的。

    而她不过是捡来的。

    商场一逛半天过去,慕笙晞和关小丽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临近傍晚。从一点逛到六点,足足五个小时,可见关小丽的扫货热度多高涨了。

    慕笙晞就累的叉着腰,明明才二十出头的年轻姑娘愣是没有她那四十出头的老妈子来的热衷逛街。

    有时慕笙晞真怀疑她自己……是条汉子。

    关小丽整理着年货,慕之年还在饭馆里没回来,慕笙晞已经累的瘫在了沙发上。

    “小晞,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我给装好到时给書泽的。”

    慕笙晞灵魂有些飘了,半眯着眼睛,打着哈欠,有一下没一搭的点了点头。

    “知道了。”

    “昨天書泽送你回来的时候就应该让他留下的,让他在咋们家过年。”

    昨天慕笙晞回海城是席書泽送她回来的,本来她是拒绝的,但席書泽说避免让慕之年和关小丽起疑心而有所担心,所以没得商量必须要送。

    慕笙晞也怕精明的慕老头有所怀疑,唯有点头答应了。当下席書泽就笑的相当鸡贼,还趁机尝到了她薄唇的甜头。

    “妈,我累了,先回房休息了。”慕笙晞显然不想和关小丽聊太多席書泽的话题,也因为实在累的慌,就打算回房休息了。

    “好,去吧,去吧,看你累的样子。”

    慕笙晞得令后,起身就往卧室去,在房门合上前,关小丽的话再度响起,“睡醒别忘了给書泽打电话,再问问他还想吃什么?我再去买。”

    房门一关,慕笙晞觉得脚踩棉花似的软绵绵的。

    是真的很累了。

    她把包放在了桌面上,转身的时候顿了下,才伸手把包里的手机掏出躺入了她那从小睡到大的床铺上。

    淡淡的薰衣草洗衣液的味道,很熟悉。仔细闻还能闻到洗衣液夹杂着一股清新古龙水的味道,慕笙晞对这个味道也很是熟悉。

    昨天席書泽送她回来后,关小丽看着席書泽一脸的疲倦便硬留他下来补上一觉吃饱一顿才能放行。

    席書泽自然是乐意,她虽然还处于“别扭期”但切切实实看着席書泽眼里没睡好的猩红于心不忍也就没说什么。

    可想而知,席書泽光明正大的走进她的房间,睡上她的床,赖着她。

    可谓是在两座靠山面前,把她吃的死死。

    可慕笙晞就是慕笙晞,和自己固执起来的那股傲劲是十头牛也拉不动的。

    慕笙晞不希望席書泽留下来,他必须得回英城。因为他的公司在那,他的家人在那,他的根在那。她不能自私的把他留下,他为她放弃了海域项目,得罪了石氏。她也相信,他能为她放弃所有,包括他的心血——席氏。

    这万万使不得,她慕笙晞何德何能呀?

    哪怕席書泽再爱她,她也不能失去理智,更不能贪心。她只要他好好的,不要在那尔虞我诈的商场上为她分心,为她顾虑。

    她要的很简单,他爱她,爱她就好。

    慕笙晞划开手机锁,打开微信盯着席書泽的聊天页面,绿色的回话很少,都是白色的关心和问候。

    “席書泽别为我放弃太多,不值得。”

    “值不值得,我心里知道。”

    “照顾好自己,我在英城等你。”

    不知愣神了多久,慕笙晞才熄灭了手机,扯过被子将自己的脸埋进了被子下的黑暗中。

    炙热的泪,就顺着心中所想落下。

    她始终控制不住那想念的眼泪,骗不了她自己的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