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87章 钱浅他们盘下作坊
    刚才,他也进入这个小仓库看了,里面可不只是衣裳和几台机器,还有被衣裳和机器压在下面的好几匹布料。

    估计着这位女人并不知道这些!

    瞧她浓妆艳抹,十指如葱,涂着艳红就知道,这“金贵”的模样,是不可能去那狭小的仓库里面看的。

    欧阳轩和钱浅叨叨絮絮着,这布料太差,做工太粗糙,给自个儿的孩子当尿布都不知道屁股会不会烂。

    喂,你们俩编这样的故事,真的好吗?!

    咳咳,没人在意他们的故事的,老板娘只在意他们要不要衣裳,租不租房子。

    “租我们这房子好,偏远,你们小小年纪在这儿生一堆崽子也没有人管!房东在国外,他几年才回来一次,房租又不贵,都交付给他们的亲戚,房租没有到,他们压根儿就不会来!”

    “……”

    钱浅都不知道自己先前是为啥要装成小情侣来租房子,还装大肚子,未婚先孕……

    “就说,这房子房租多少?这衣裳假如给我们孩子当尿布,或者偶尔当柴火烧饭,多少钱吧!”欧阳轩霸气地问,“这衣裳,拿出去卖,绝对是会被人砍的,都是要当爸爸的人了,总不能做这个缺德的事儿!”

    钱浅瞄欧阳轩一眼,那正义凛然的模样,那一脸稚气,却还装作深沉的父亲的模样!她扶额。

    他们这是吃饱撑着,演什么戏都不知道!

    “布料,尤其是这种布,烧起来会臭的!会污染空气的!”钱浅接过话道。

    当尿布?当烧火的柴火?!这些衣裳布料可是,他们叫工人做出来的,耗费线,还有请工人费用!老板娘也很无语了!

    不过,这衣裳被钱浅和欧阳轩说的,一文不值,她也觉得……留着都徒增污染。

    “额……那……咱们垫一块尿布,扔一块?这样听着比较土豪呢!”

    “……”

    他们都在说什么?她怎么听不懂?!老板娘觉得很费解这两个少年的话语,不过呢,只要他们想要就好,能卖十块是十块,五块是五块。

    “就是,就是,你们租下这房子,盘下这些货物,准是土豪了!”老板娘说着,然后,又道,“一年房租三千六,半年一千八,三个月……”

    “三个月六百五!”欧阳轩接过话道。

    老板娘怔一下,欧阳轩接着坦坦荡荡地道:“一年三千六,半年一千八,这三个月就是六百五了!”

    额?!好像有道理。

    “六百五……”

    好像哪儿不对吧?老板娘刚要思索,钱浅立马道:“整数六百吧!少八十吧!你看我们,身上都没有带多少钱,也就是恰好六百块钱!”钱浅说着,就从口袋里掏钱。

    少八十六百?这孩子会不会算账啊?!

    “等等,那货呢?”

    “那货,我会帮你烧了的!放心吧!”欧阳轩真诚第道,“万一给房东看到了,他一报警,这伪劣产品坑害小孩,可是要抓去坐牢的!”

    “那机器……”

    “机器啊,你们家的机器有几台好吗?要不明儿,我叫人过来修修?”欧阳轩又接着道。

    老板娘刚刚还想说什么,那一边的电话响起来了。

    嗯,这房子里还安装着电话。

    老板娘小跑这去接。

    前一个是催债的电话,第二个是情人催着私奔的电话,第三个是要带人过来砍她的电话……

    “钥匙,合同,咱们签了,立马给你钱!”钱浅瞧着老板娘的脸色,道。

    老板娘摸摸口袋。

    好吧!现在她的口袋里只有三块五。

    这打车去见情人都不够!

    “一手交钱,一手交钥匙和合同!”欧阳轩道。

    哪里是情人在催,等着双宿双飞;这儿的明天是债主带刀砍上门……

    好吧!眼前是还有三个月的租金六百!

    她当然是拿着钱,和情人双宿双飞,让债主再也找不到,让那个老公出狱也杀不了她!

    嗯,她老公入狱的时候,说,你给我等着!等我出来,非砍了你这个**不可!

    老虎不发威的时候,看着像病猫,病猫暴怒会杀人!

    现在,老板娘是深有体会她那平日里老实巴结的老公,发怒起来杀人的模样。

    能走,她还是赶紧走!

    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杀出监狱了呢!

    还是拿三个月的房租六百块走人!

    老板娘这样想的时候,也就没琢磨,这三百一个月的房间,三个月房租怎么就六百了呢?!

    他们写合同,交钥匙,给钱,然后,老板娘拿起包包就急匆匆地走了。

    “你家电话费欠要不我们帮你报停?”

    “不用,已经欠费了!明儿,它自动停了!”老板娘挥挥走,不带走一片彩云。

    “哥,她回头会不会想起来啊?”钱浅望着远去的那一道身影,回头问欧阳轩。

    “想起来的时候,咱们再给钱呗!”欧阳轩道,“谁叫我们还是孩子,不会算数呢!”欧阳轩说着,唇角扬起微笑。

    好吧!在说“一年三千六,半年一千八,这三个月就是六百五”欧阳轩是知道错误,故意的!就如同钱浅说,六百五十少八十六百一样!

    “咱们身上就六百块钱!”欧阳轩把手插在兜兜里,道。

    的确,他们身上零零碎碎加起来就六百块。

    多一块都没有钱出!

    “回头,她想起来的时候,咱们再给,不过,明儿,她是不敢回来了!”

    在打电话的时候,电话那一头的威胁声音,钱浅和欧阳轩可是都听到了。

    这老板娘这是要跑路了!

    “等过了这几天,咱们再慢慢凑钱!”欧阳轩回头摸摸钱浅的头,道。

    真的对不起!让她跟着自己受苦了!

    “等她回头想明白过来了,咱们也有钱了!”

    没钱,先忽悠着,她回头想起来了,他们再给钱就是了!

    咳咳,那老板娘没有回头过来讨钱……

    逃的慌忙,过后也忘了这一茬!

    多年后,他们再碰见,她才恍然大悟,当年被他们两个小孩骗了三百。

    哦,不,安鸿实业公司的ceo还是孩子的时候,连一个月三百,三个月都能算成六百五的傻瓜!

    鼎鼎大名的设计师钱浅曾经也是个六百五减去八十,等于六百的!

    嗯,她还是当这两个孩子算错了的!

    当年这两位小孩挺傻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