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再逛
    第二天,adam带着他们四个人在鹿特丹逛了一天。他们最先参观了这个仍然留有一线老港口遗迹的鹿特丹港。

    早年间外国人在此处登陆入驻的酒店仍在。比酒店离港口更近的是一个餐厅,完全的玻璃制房子,外面有露天平台,更多的人喜欢坐在外面一边吹海风晒太阳,一边吃东西喝饮料。为了应景,adam带着他们四个老外也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点了荷兰最有特色的小吃bitterball(其实就是粉面子含量比较高的炸肉丸子)让他们品尝,当然男人们都叫了啤酒来解渴,秦月照旧要的热茶。

    接下来,adam带着他们几个去参观了鹿特丹在二战德军轰炸中仍然存留下来的那栋建筑。那座楼一点儿都不高大,如果说这是当时鹿特丹仅存的建筑物的话,可想而知当时鹿特丹一片焦土四处瓦砾的情形。鹿特丹是荷兰的工业中心,秦月所在的造船业或者更广泛的海工业中,很多领军企业都在此处设有分部。鹿特丹给人的感觉是务实。荷兰人将鹿特丹比喻成挽着袖子苦干的人,而阿姆斯特丹却被他们说成是穿着晚礼服听歌剧的富贵闲人。秦月听到这个比喻的时候想到的是中国山东省的诸城与京津。山东人出了名地踏实肯干,而北京和天津的土著,很多时候确实更讲究怎么玩儿。

    上小学的时候,秦月就曾跟着出差的老爸去过北京和天津。他们一般都住在招待所里。秦月打娘胎里带来的好奇心小的时候更加旺盛,逮着个机会就会找人聊天打探消息,满足好奇心。她小时候长得乖巧,人机灵,嘴巴又甜,大人们都喜欢逗她玩儿,巴不得她能多问些问题才好。所以,秦月就从那些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和天津人口中打听了不少的事情来。

    秦月问老北京遗老遗少的生活方式。那些人说起来眼里藏不住的怀念和向往。按他们的说法,那些人生活是真的讲究:会在四合院里,树荫下把大水缸埋上大半截,在水里养睡莲,或者锦鲤。廊下必定挂着鸟笼,里面不是画眉就是百灵。有的人还会亲手做扇子,多少根扇骨,什么材质,怎么装裱,无不讲究。每个人都能识别哪些古玩是真的,哪些又是赝品。古檀香手串一百零八颗刻着整部金刚经,被主人摸得起了包浆。瓷器、玉器、翡翠、玛瑙、蜜蜡,什么成色,什么年代,说起来头头是道如数家珍。皇城根底下出生长大的人,血液里流淌着的气度,是见惯了王朝起落与朝代更迭的平静与宽和。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有那闲工夫还不如去潘家园逛逛,看看能不能再套弄点儿好东西回来。

    天津人更逗,秦月总会在和司机师傅聊天的时候有种在听单口相声的错觉。至今秦月还清楚地记得有位师傅曾经说过,天津人不好穿、不好住,只好吃。除此之外,还好玩。“拆了房子找蛐蛐儿,玩儿呗!”这句话用十足的天津味说出来秦月每每想起都仍觉得回味无穷。那种满不在乎的潇洒快意,对生活中所谓大事的举重若轻,让秦月折服。

    什么是务实,什么又是务虚,都在于从哪个视角去看。阿姆斯特丹也好,鹿特丹也罢,京津也好,山东也罢,都像同一个人的不同面,缺一不可。若非如此,则不圆满。

    秦月觉得这一趟出差最让自己开眼界的不是在荷兰所见所闻,而是随行的那三位男士。原本红灯区并不在b先生安排的行程中,却在adam客气地问询他们时,被提了出来,而且还一副向往已久的样子。真不知道这些男的平日里想的都是些什么。

    再者,他们把鹿特丹为数不多的特色景点看得差不多之后就去奥特莱斯扫货。几个男人像是自带印钞机一样地买东西,把秦月看得一愣一愣的。衣服、皮带、钱包、墨镜、手表,他们离开奥特莱斯的时候,购物袋塞满了后备箱。

    不仅如此,荷兰有一处著名的钻石大楼,专门出售钻石,有裸钻,也可以现场将钻石直接镶嵌到客户购买的戒指上。每一颗钻石都有证书,如果客户想要退货,商家将按照原价购回。这座大楼很高,每一层都有很多的单间,每个单间里都有小展台,有各式各样的裸钻和戒指可供客户挑选。最后意思的是,他们进到大楼里后,就直接被带到房间里,为他们提供服务的是来自大陆的售货员。

    这里的钻石应该比别处便宜,那三个中国男人,每个人都买了至少两个,最多五个钻戒,还一副买少了吃亏了的样子。他们用来付账的是提前换好的美金,一看就是做好了购物准备的。一天下来,那三个男人至少给荷兰gdp贡献了几十万人民币,比起他们来,秦月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只看不买的吝啬鬼。她一向是只买需要的,而且一旦进了商店就会直奔自己所需商品,买完就走。秦月上大学选修人类学的时候,曾读过一篇文章,是关于原始社会中男女分工的。男人负责狩猎,女人负责采摘。文章的作者指出,这一特征延续至今。男人和女人在逛街购物的时候仍然前者像在狩猎,直奔猎物,目标性强;后者则像采摘,这里走走,那里看看,才偶尔下手摘果子,有时候还会空手而归,随意性强。读完那篇文章以后,她就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男性荷尔蒙更多一些。反正今天一看,自己恐怕真的比那三个男人更爷们儿。

    秦月以为这一天的意外已经够多的了,直到晚上吃饭的时候才发现还有更令她绝倒的事。房厂长一定要吃中餐。那架势仿佛吃不到中餐就过不去了似的。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回了酒店,adam也已经离开他们回家了。原本说好在酒店的餐厅随便吃一顿就好,可房厂长像个孩子似的一定要吃中餐,还一定要喝大米粥。秦月觉得自己快要疯了。跟前台打听了半天,才问出来离酒店走路需要三十分钟左右的地方有一家中餐厅。

    荷兰跟中国不同,出租车极少,几乎没有,如果需要乘车则需要提前预定。因此他们只好步行过去。秦月在方向感差这一方面十分地女人。她把根据酒店人员讲述自己手绘的地图交给了那三位,就甩手了。她不认路,尤其是天已经黑了,她都担心即使他们能够顺利地找到饭店,也未必还能找到回来的路。

    令她意外的是,这次那几个男人倒是挺爷们儿的,居然没迷路。到饭店时,大约六点钟,饭店居然爆满,他们和其他几位等位子的人一起坐在门口的长椅上等。秦月抽空打量着餐厅的装修,发现这家餐厅恐怕不是真正的华人开的,尽管在明显的位置上的确供奉着关二爷。众所周知,关二爷被做生意的看为是自己的保护神。

    吃饭的人,有的用筷子,有的用刀叉。有亚洲人,但更多的居然是老外。她和坐在旁边的老外聊起天来。才知道,这里的食物虽然打着中餐的招牌,但却是印尼的中餐。这种中餐已经被当地口味同化了,早就不能算作是真正意义上的中餐了。秦月问老外,为什么这里的人这么多,别的餐厅也这样吗?老外很诚实地回答她说,中餐厅的性价比很高,所以几乎所有中餐厅的生意都不错。换句话说,中餐厅便宜。

    幸好外国人在中餐厅吃饭多为了填饱肚子,不一会儿一张大圆桌就空了出来。秦月为了节约时间,已经在等候的时候就点了菜,所以他们坐下不久菜就上来了。青菜炒得没什么滋味,肉菜也都偏甜。秦月好奇,所以特地点了一份印尼饭来吃,结果发现跟国内酒店里的印尼饭差不多。和扬州炒饭差不多的底子上面配了一枚太阳蛋,几朵炸虾片和一根烤鸡肉串。味道其实还不错,不过给鸡肉串配的酱料像是花生酱,吃起来太过甜腻了。炒饭有点儿淡,幸好桌子上有酱油和辣酱,秦月一向口重,到了一堆拌饭吃,也没剩饭。

    一桌子饭菜,最受欢迎的就是桌中间放的拿盆大米粥。一眨眼的功夫就见了底儿。秦月也喝了一碗,的确熬得软糯,入口香甜。荷兰的米饭多用类似于中国南方的线米,又长又干,吃惯了东北大米的秦月吃起来各种受不了。可这盆粥应该用的至少是泰国香米熬制的,口感很好,非常接近家乡的味道。难怪有人曾经说过,一个人身上最爱国的部分绝对不是他的心,而是他的胃。喝完了这碗粥,秦月完全认同了这种说法。

    以前吃饭的时候不是挂房账,就是adam付钱,回头找b报销,估计是b提前叮嘱过的,因为以秦月对adam的了解,他是不会自掏腰包为他们几个买单的。要知道,在荷兰出去吃顿饭是件大事。荷兰的贫困线是八百欧元。像adam这样的中层一个月纳税钱应该可以拿到四五千欧。可荷兰真的是杀富的国家。一个人的收入越高,他要缴纳的税也就越高。刚毕业的大学生每个月也就能拿到两千欧。而月收入四千以上的,每个月要纳的税高大他月收入的百分之四十。在荷兰逃税的现象几乎没有。企图合法避税的,一般采用的手段都是将自己的生意放到那些纳税低廉的国家去,或者自己干脆也到那些国家去居住,生活和工作都在那里。普通人都要精打细算地过日子。他们买房买车都要贷款,这样就可以降低纳税的比例。有意思的是,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不同情况跟银行谈贷款合同,所需要交纳的利息比例也都是各不相同的。而且还可以在签约后,重新谈判和签订合同内容。

    荷兰没有中国的那种正规发票,就是打印出来的小票也得去前台要。秦月交钱的时候,要了小票,好回酒店记账,回国报销。她还自作主张地饶了几欧元给服务生做小费。在荷兰饭店里,店家受到的小费一般都会丢在一个大玻璃瓶子里,每天晚上打样之前,由当天的服务生平分。

    秦月一行人回到酒店的时候还不到九点钟。一次全靠自己的远足,就这样给这个漫长的周末划上了完美的句号。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