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十九章 摘心有因 九
    话说另一头。

    罗毕常绑架了毫无战斗力的乌沼,前脚刚走出公寓没多久,倒在门后的没毛狐狸就忙从地板上爬了起来。

    看着大开的门,谢狐之心有余悸的揉了揉脑袋上的大包,暗道幸亏自己机灵装晕,不然肯定会被那个长毛猩猩罗毕常揍得老妈都不认得。

    可是,问题来了,他是逃过了一劫,但乌沼小崽子被罗毕常绑走了,这钟兮回来还不按照之前的警告把他的第五条腿打断?!

    谢狐之并不觉得自己这个所谓的青梅竹马只是说说而已,因为在他看来,钟兮最大的缺点就是‘言出必行’,放出的所有狠话,鲜少没有做到的。

    至少从小到大,钟兮这家伙说虐他就虐他,半点都不带商量。

    思来想去,谢狐之最后还是为了保住自己的第五条腿儿,悄咪咪的跟上了罗毕常。谢狐之觉得,虽然他打不过罗毕常,但监视对方总归是能做到的,至少能在钟兮面前赚点将功折罪的机会。

    这边的罗毕常,显然没有发现身后有个光溜溜的小尾巴跟着,他一边拽着乌沼,一边打了个电话。

    没多久,一辆黑色的皮卡车就停在了罗毕常面前。

    拉着乌沼,罗毕常刚上车,车上的程往看到乌沼,立马就嚷嚷开了:“卧槽,你他妈真的绑了钟兮的小崽子?!”

    罗毕常反应淡淡的,道:“还挺顺利,可惜钟兮不在家。”

    “你这狗贼还想碰见他怎么的?”程往说完,像是意识到什么,打量着罗毕常,又道:“你不会老毛病又犯了吧。”

    罗毕常突然咧开嘴笑了:“别想着出卖我,都到了这个地步,你想撇开关系也是不能了。”

    “你他妈的,果然叫你狗贼叫的没错,说你一肚子坏水儿都是屈才。”

    程往气不打一处来,这混蛋摆明早就打算拉他下水。

    车内的气氛并不算好,乌沼认识程队,憋屈的插嘴道:“那个,我根本和钟大师没有血缘关系,你们绑错了。”

    程往:“别,别说你们,我可没绑你,都是这狗贼干的,冤有头债有主,以后让你爹钟兮找他报仇就行,千万别拉上我。”

    “我说我根本不是他女儿,怎么就不信?!你们真的绑错了。”

    乌沼几乎要哭了,真是崽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怎么她穷光蛋一个,偏偏被误以为是钟大师的崽而遇上了绑架?!绑架难道不是像古魅这种卖她换钱的无良富妖,才应该享有这种绑架待遇么?!

    可罗毕常和程队完全没在听乌沼的辩解,只当乌沼是在为了脱身而编的借口。

    罗毕常对程往道:“放心,钟兮那儿我顶着,只要带着这个小朋友把他引到妖市就行。”

    既然木已成舟,程往想了想,便把车子停到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巷内,熄了火。

    “现在距离日落,妖市开市还有段时间,我们就在车里等到天黑?”

    罗毕常明显不想在逼仄的车里呆着,他本身就怕热,还抱着毛绒绒的乌沼,对旁人来说温暖的温度,对于他却是很不舒服,便解开了外套,又开窗透气,随手便把乌沼往程往的方向一丢。

    程往稳稳的接住,像是安慰般的摸了摸蔫头巴脑的乌沼,继而对罗毕常嘲道:“不然拎着钟兮的崽出去逛一圈,看钟兮能不能在日落前找到我们?这巷子外有棵歪脖子树,正好把我们吊那儿,一枝树杈吊一个,多应景。”

    罗毕常不乐意了:“我就那么让你没信心?我可不觉得我比钟兮弱。”

    程往:“嘁,那是因为你没被他吊过。”

    “这么说你被他吊过?!”

    罗毕常反应很快,看着一脸便秘色的程往乐了。

    “滚滚滚,我被他吊过怎么了?他还是个小屁孩的时候就跑到非人处当教官,都是年轻气盛小伙子,别说我被吊过,就算是当初的老费和李局也被他挂在树杈上挂了一天。”

    程往明显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罗毕常:“呦呵,敢吊老费和李局,他胆子倒是大。”

    “钟兮的胆子何止是大,小屁孩的时候简直是混世魔王。”

    程往嘚吧嘚的和罗毕常说起了钟兮的往事。

    苦的却是乌沼,她一点都不想知道过去的钟兮有多恐怖,又有多混蛋。

    挨到日落时分,程往终于又发动起了车子,将车子开往了c城城西的一处荒地。这里已经三三两两的聚集了一些人。

    这些人的衣着大都怪异,很多都是穿着拖地的长袍,兜帽都遮住了脸。像罗毕常和程往这样寻常人类装扮,而且大大方方的露脸,反而是极个别的存在。

    在这些极个别的存在里,乌沼无意间瞥到了一个人,不由一愣。

    那是个穿着红色萝莉洋装的女孩,一头浅绿色的头发,一双大眼睛颇为灵动,像是仿真的洋娃娃。

    乌沼认得这个女孩,当初她去无心居面试工作时,在公交车上碰见过这个cospy女孩,她还从这女孩手里抽了张空白的卡罗牌。

    女孩很快察觉到到了投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抬眼看过来正看到了还没来得及收回视线的乌沼。

    那女孩看到乌沼,明显也是一愣,随即掏出了一叠塔罗牌,挑出了其中一张空白的,一边在手里把玩着,一边掀起红唇,冲着乌沼玩味的笑了笑。

    虽然乌沼已经变了样子,可这女孩显然同样认出了乌沼,但女孩却没靠过来,只是瞥了眼乌沼身边的罗毕常和程往便移开了视线。

    乌沼看女孩移开了视线,想了想,也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只是刚转过头,却又瞥见了一个熟人,或者说是熟妖。

    浓妆艳抹,一身鲜亮的女装,搁在人群里那也是显眼的存在,几乎所有人的视线一下子都集中在了大摇大摆走过来的古魅身上。

    古魅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显眼的乌沼,贱兮兮的冲乌沼笑道:“哟,黑崽,你这是换饲主了?!”

    乌沼一看见古魅,立马觉得自己有救了,忙喊了一声:“别废话,我被绑架了,快救我。”

    罗毕常和程往也是一愣,没想到乌沼会在这里看到熟人。

    被乌沼求救的古魅,闻言看了看钳制着乌沼的罗毕常和程往,发现都是熟人,沉默了一瞬,道:“罗部长,程队,你们什么时候干起了买卖妖口的勾当?哎呀,这一次我就当没看见,下次我可就去你们非人处报警了啊!”

    说完,古魅高跟鞋一甩,转身就跑了。

    乌沼:“......”

    可罗毕常显然没打算放过古魅,几个健步追上了去,两个家伙你跑我追,转眼间就没影了。

    眼看太阳彻底落山,天色完全黑了下来,罗毕常才慢悠悠的走了回来,手里还拎着一个拳头大小的骷髅小人。

    “罗毕常,我绝对会去非人处去投诉你殴打良好妖民。”

    骷髅小人张牙舞爪的胡乱扭动着自己的手脚,嘎嘎作响。

    听着这十分熟悉的声调,乌沼不敢置信道:“......古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