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020章 他被小寡妇勾搭了
    秦婆子顿时一个高蹦到了地上,却仍不解气,眼睛一溜就抄起了炕边的笤箒对着吴媒婆就招呼了上去:“我让你个吴婆子嘴里没个把门的,没事还敢诅咒老娘,惹老娘不痛快,我合出来给你赔命去了。”

    吴媒婆没想到秦婆子说动手就动手,自然也是知道她的为人,顿时就往外跑,嘴里也没闲着,“你个老虔婆你别给我得意,可笑死了,你家闺女没过门也要做现成的娘了,你有啥好张狂的?”

    要不说吵架没好话呢,吴媒婆冲出门这么一嗓子,东西两屋的秦有才和秦有仁一家子齐齐的跑了出来,都震惊的看着怔楞住的吴媒婆。

    就连张牙舞爪冲出来的秦婆子都怔在了原地,手里还举着笤箒忘了放下。

    而秦盼正觉得祖母威武可爱,感动之时听到这样一句话也一下愣住。

    世界仿佛都安静了的感觉。

    秦盼毕竟不是本土女,虽然当成了家人,可感情上还是差着一些,最先回神的也是她,她对脸色变幻不定,后悔不跌的吴媒婆道:“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下一秒,众人都集体的回神了,顿时一拥而上的围上了吴媒婆一通询问。

    吴媒婆懊悔不已,冲动之下嘴一秃噜将这事给抖了出来,想走是不成了,她一跺脚,哀嚎了一声,“我做了这么多年的媒就没出现过什么大岔子,这个许二郎以前看着是个好的,我可是让他坑死了……”

    有些事往往都是当事人最后知道真相的,果不其然,吴媒婆又被秦婆子给拉到了屋里,在一大家子虎视眈眈的注视下,吴媒婆也不敢隐瞒,便将她知道的全都倒了出来。

    原来这许二郎不知道什么时候和村里的一个小寡妇勾搭到了一起,听说那小寡妇颇有几分姿色,开始时二人还偷摸的小心又谨慎。

    可这蜜里调油的俩人常常私会越来越胆大,寡妇门前本就是非多,顺理成章的就被人发现了便开始流言纷纷,许二郎的爹是里正,利用身份给捂了下去。

    这种事哪里是捂得住的?还是被吴媒婆给听到了风声,只一打听就知道了,更劲爆的在后面,这小寡妇竟然有了身孕,都三个月了。

    吴媒婆心里这个恨啊,坏她名头,打她的脸,气势汹汹的去找许里正,这许里正知道理亏,塞了不少的好处,好话说尽先悄悄的按住了,商量着等开春成了婚再解决。

    像是这种事谁知道了也不会当着当事人去多嘴的,只在背后和那亲近的嘀咕,当着秦家人的面和没事人一样,就怕说出来坏人家姻缘事小,到时自己惹来一身腥不说没准还要遭人报复,前几年就有那例子因自己多嘴被人放了火。

    这吴婆子刚刚说完,在门口偷听的秦有福犹如晴天霹雳,尖叫着一声就冲出了家门。

    “有福……”秦婆子喊了一声,转身对月娘和闫素娟道:“还愣着做什么?快去追你小姑回来,别再寻死。”

    妯娌俩顿时追了出去,秦盼也想去看看的,出门一看秦老头在猪圈门口低头蹲着呢。

    他听了秦盼的话,每天早上都出去转悠一圈,应是刚刚回来的时候正好将吴婆子的话听了个全。

    秦盼知道他不是个话多的,此时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只是这下给秦有福的打击不可谓不小,眼瞅着要成亲了,这一年来都在屋子里捂着,就连秦婆子在外头都快人脑袋打出狗脑袋来了她也没出去,可见对自己的婚事着紧的很!

    虽然她嘴巴毒了些,可这遭遇也让人同情,房里传来秦婆子的哭嚎咒骂的声音,片刻,吴媒婆讪讪的出来了,看了门口的秦盼一眼,嗨了一声就走了。

    屋里是兄弟俩劝慰秦婆子的话,还有秦妍啜泣叫着祖母的声音,可这哪是能劝慰的了的?

    秦盼忍不住进了屋里,看到秦有才和秦有仁耷拉着脑袋蹲在一边。

    秦婆子坐在地上手垂着地面,嘴里全是骂着许家粗鄙的话语。

    “祖母,起来吧,地上凉。”秦盼这段时间和秦婆子打交道有了那么点祖孙情。

    秦婆子依旧如故,嘴里不是咒骂,就是她闺女的命苦。

    “祖母,现在说这些无济于事,好在小姑姑还未成亲,若是成亲了才知道这事,那才叫命苦呢。”

    秦有才顿时接过话道:“是啊阿娘……”

    “你闭嘴,你个没用的,要是你有点本事,你妹子能出这事吗?”秦婆子对着秦有才就是一通数落。

    秦有才看了闺女一眼,那意思,就靠你了,现在你祖母除了你没人能说的了。

    秦盼暗叹,“祖母,现在说这些没用,还是想想怎么解决才是正经。”

    “解决啥?我闺女就是做一辈子的老闺女也不嫁他了。”

    秦盼顿时道:“是啊,就算是退婚,也得要回婚帖,您这样哭闹的,让小姑姑该如何?”

    下一秒秦婆子的哭嚎咒骂的声音戛然而止,一下拉住秦盼的手,“对,你说的对,咱们得让他许家赔你小姑姑的损失。”

    秦盼这下黑了脸,“祖母,这事不是赔偿的问题,而是快刀斩乱麻,省的别人当笑话似的对小姑姑说三道四,越早解决越好。再就是小姑姑人模样好,年纪也不大,等这事淡下来,照样能找到好人家。”

    经过秦盼如此一说,秦婆子觉得有道理,顿时一下就爬了起来,蹭蹭蹭的去了红柜里将婚帖拿了出来,对着也跟着她站直了身体的兄弟俩道:“去,你们俩把这个给了吴婆子,对吴婆子说我们秦家要退亲,就说这事我们知道了,那许家的聘礼啥的别想讨回去了,我是一件都不会给他家的,若是他敢耍横我就去县衙里告他去。”

    外头大门响动,屋里的人齐齐顺着敞开的窗户看去,竟然是姑嫂三人回来了,秦有福面色白的吓人,眼睛红红的只垂着眼走在两个嫂子中间,而两个嫂子嘴里不住的小声宽慰着她,她则一句话不说,也不理她们。

    “哎呦我的闺女诶……”秦婆子说着就冲了出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