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十四章 王朝气运 疑窦重重
    “这都快晌午了,你真的不打算说?”龟爷已经支走了小松鼠,让他去准备午饭,青羊他们几个,也被寒漓吩咐去帮忙。

    “也没什么,就是我借助了王朝气运,准备突破那层屏障,化小千,变世界!你知道的,水府世界更应该说是水府洞天!规则不全,天道尚未孕育,但是它的潜力已经不足以支撑它进化了。”也许是所有人都走了,又或者是觉得吊着这只老乌龟的胃口没什么意思,就不咸不淡的,陈述了自己的打算和野心。

    “那你怎么还有时间来我这儿,不抓紧时间突破?难道有人在打你的主意?”龟爷还是那样的懒洋洋的,好似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来似的。

    “嗯!”寒漓一手吃着水果,嗯了一声。接着说道:“还记得当年那条黑鱼么?”

    “你是说,那条得了龙角后跑路的那条黑鱼?”此时龟爷才稍稍提起了些兴致,略显惊讶的问道。

    “嗯!他又出现了,而且短短人间二十年,他竟然气息变得更强了!我在发现他的地方还发现了海族的气息!”寒漓没有想着隐瞒什么,既然说起来了,那么就想着找自己这位老友给自己参谋参谋。

    “听你的意思,对方应该是一伙的!”龟爷自言自语道。

    “嗯~没有打斗的气息和痕迹,且两种气息能平和的混合到一块儿。”寒漓补充道。

    “我最近坐镇避幽谷无法动身,你可以在他们动手前,或者你突破前给我讯息,我去你那里走一趟!毕竟她们动手的最好时机,就是你突破时。或者他们可以不惧王朝气运反噬,强行对你动过手。”龟爷眼皮又耷拉了下来,像是在思考,又像是在权衡。

    “嗯,这也是我来找你的目的之一。”寒漓也没矫情,简单的应下。

    “你一路过来,有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或者离奇的事情?”龟爷不知何时,从身后拿出了一个青锈斑斑的龟壳,抓起一把地上的蓍草,运起功力,手捏口诀,只见那青青得蓍草被编成了不同的样式,逐渐变得干瘪。

    “你指的是?”寒漓不知道老乌龟为什么问这么宽泛的问题,但是还是把自己一路来的见闻,挑了几件有兴趣的说了一下,比如中原四分五裂,太行龙气枯竭,天师道紧闭山门,青龙崖追缴海族余孽等等。

    龟爷在认真听着,寒漓每说一件事,他都会默默掐算一遍,当说到海族余孽盗宝青龙崖如入无人之境时,手上的动作停滞了一下,紧接着神情凝重的勾起四柱蓍草绳,龟壳无风自动,上下翻转,原本晴朗的天空开始云聚如山,碧幽湖的天好像暗了起来。寒漓在这黑云压城得环境下竟然感受到了主世界的天道气息。

    碧幽湖底,鱼王唐诗瞥了一眼湖边的小屋,继续趴在莲花池底,一动不动。

    正在赶路的小狐狸看着碧幽湖方向黑压压的一片,停下了脚步,拉了拉同样目瞪口呆的宋慈,彼此都说不出话来。因为在她们的方向,他们好像看到了一只黑色的眼睛。

    “怎么这天说黑就黑了,这雨来的也太不是时候了!”正在准备食材的小松鼠阿呆看着阴暗的天嘟囔道。带着斗篷的青羊抬头看了看天,又看了看在厨房里刷锅洗碗准备工具的小松鼠没说什么,低头继续跟自己的同伴摘菜洗菜。

    随着黑云压顶,风雨欲来的时候,龟壳突然不动了,纹理相悖,腹面朝天,龟爷一口鲜血喷在其上。龟爷缓缓睁开了眼,龟壳和蓍草灰烬落在了地面上。龟壳受先学影响,腹面朝下,窍口对着寒漓。

    “如何了?”寒漓在窍口对着自己的时候就觉得事情有些糟糕,看到龟爷吐血,黑云散尽,不安的心平复了不少,却还是在悬着。

    “你的判断不错,这青龙崖盗宝事件跟你确实有很大的关联。只是我现在很是疑惑,为什么我这次推算出的结果竟然这么细致,却又跟我想要知道的偏离这么远!”鬼也没有擦拭嘴角的血迹,而是顺着寒漓的话给她解释道。

    “难道,盗宝得是那条黑鱼引来的海族?”寒漓惊疑的问道。

    “嗯!不错!但是这跟我没有多大关联的事情,为什么这次,我却算得这么详细?”龟爷肯定的回答证实了寒漓的疑问,但是紧接着抛出了自己的疑问。

    “不对啊!据说盗宝的是一对海鸟,不是龙鱼之属啊?”寒漓听到龟爷的肯定后没有安心反倒是惊讶起来。

    “你确定?”龟爷双眼射出夺目的光芒。

    “虽未亲见,但传言如此!”与龟爷共过患难的寒漓并没有在意龟爷的失态,而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毕竟一人计短,两人计长。

    “看来,我需要走一趟婆娑山了!”龟爷沉思了少许,然后直起身来,对着寒漓说道。

    “我跟你......”寒漓的请求,龟爷并未拒绝。二人也没有跟小松鼠阿呆及青羊他们说什么,就这样慢悠悠的就像老夫妇一样向外走去。

    被天象震惊了的爷俩也不在意周围其他人的目光,运起功力,一个白须白眉着青衫,犹如柳絮飘逸,随风随影;一个青帽束发,青丝荡黄衫显轻灵。不用多久便已经出了青川村地界,路上哪怕遇到了三叔狐婶,也未打招呼,那匆忙的样子,倒是让二人疑惑不已。

    “喂,阿花!咱们如何过去?怎么出了晴川村地界儿还是无法使用法力?你知道怎么回事吗?”宋慈看着面前的婆娑溪,以及不远处的碧幽湖叫了一声前面的小狐狸阿花。

    “啊?我也不知道耶!我也是第一次赶集,谁知道竟然无法运使发力了,这可怎么办?”小狐狸阿花被宋慈这么一问,也才发现这么惊奇的事情,一时间茫然无措。“这了怎么办?这可怎么办?若是一这这样下去,还不得被黄幽若那死蟑螂欺负死!”若是小松鼠阿呆在旁边一定会大翻白眼,人家明明是黄大仙儿,结果愣是被小狐狸改了种族,怪不得两人见面就掐架,就凭这张嘴......

    “那里有船!阿花,咱们还是先坐船去龟爷那吧,也许他知道怎么回事!”毕竟年长,遇事还是能沉得住气的,这不宋慈眺望四周,还真发现了几架竹排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停靠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