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六十六)多一分都不行
    “范遥。”

    “属下在。”

    “备车,进宫。”

    “现在吗?”

    “嗯。”

    书房内,琉璃香炉内散发出丝丝缕缕的兰花香。连清珏握着手炉,斜倚在软榻上。

    “可今儿早公子您是以身子不适为由告了假未去上朝,若现在进宫,怕是皇上……”

    虽刚至正午,可今日天气晦暗,冷风凛冽,范遥有些踌躇的看着自家公子。

    “况且,从昨晚到现在您一直在照顾顾大人,您身子本就不好,不如明日再去吧。”

    “无妨。”

    连清珏从软榻上起身,理了理身上的披风。

    “可是,虽有了蔡庸身边之人的供词,但用这些证词去指证蔡庸通敌叛国,分量明显还不够,而且我们派往去亳炎国收集证据的人最起码还要三天才能回来,公子何不再等等?”

    连清珏虽未明说,可范遥知晓自家公子此次进宫所谓何事,然而一想到如今的局面,范遥便有些忧心。

    “我自有主张。”

    连清珏轻轻看了范遥一眼,便低头盯着手里精致的手炉。

    “公子可是为了顾大人?”

    范遥犹豫了一下,还是鼓起勇气问道。

    “是,也不是。”

    连清珏虽然浅浅的笑着,可范遥却明显从中感受到一股狠厉。

    “蔡庸此次抓了采之,想来是想用采之逼我向他低头,然后与我私下了结这件事儿的。可他没想到我敢冒着被处罚的危险不顾禹国律例直闯丞相府,所以昨晚当着丞相府全府上下的面儿,我把采之救了出来,那蔡庸这谋害朝廷命官的罪名是跑不了了。这是其一,其二,既然昨日蔡庸敢设计抓走采之,今日就敢用计掳走阿婼,甚至是直接对我出手。所以,让他多逍遥一天,就意味着我在意的人会多一分危险,而我,并不想要多出的这一分危险。所以,蔡庸今日必除。”

    “属下明白了,不过听公子这么一说,蔡庸此举还真是不明智。”

    听了连清珏一番话,范遥恍然大悟。

    “或许是有什么事儿,让他乱了阵脚了吧。”

    连清珏唇角依然含笑,把玩着手中的手炉。

    ……

    “皇上,连大人来了。”

    皇宫,含芳殿内,凤钰笙正极有兴致的听温羡初唱着江南特有的小调,曹福禧却忽然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在凤钰笙面前低声禀道。

    “清珏?他不是病了吗?这个时候来做什么?”

    凤钰笙端起桌上的玉樽啜了一口清酒,想了想,对还在咿呀唱着的温羡初摆了摆手,又看着曹福禧。

    “让他进来吧。”

    “是”。

    曹福禧福了福身便转身出去通传。站在一旁的温羡初慢慢走到凤钰笙身侧,拿起酒壶给凤钰笙面前空了的玉樽里添满酒。

    “那皇上,羡初也先告退了。”

    “你不用走。”

    凤钰笙一把抓住温羡初的手腕,稍一用力,便拉着温羡初坐在自己旁边。

    “想来应该也没什么太重要的事儿,你就在这儿坐着吧。”

    “是。”

    凤钰笙发了话,温羡初便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不再言语。

    “臣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不一会儿,连清珏便身着一身白色官服,披着同色披风跟着曹福禧走了进来。

    “爱卿平身,今早听闻爱卿身子不好,那爱卿此时来找朕,所谓何事啊?”

    凤钰笙看着连清珏有些苍白的面庞,向侍立在一旁的曹福禧微微示意,曹福禧便赶紧从一边搬来一张椅子放在连清珏身后。

    “有什么事儿坐着说吧。”

    “谢皇上。”

    连清珏谢了恩,便一撩衣摆坐了下来,然而当他抬头看到凤钰笙身边低眉浅笑、一脸温和的温羡初时,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

    “皇上,臣此次来要跟皇上说的,还是上次那件事。”

    “嗯?”

    凤钰笙愣了一下,随即想起了几天前连清珏曾跟自己说过的,蔡庸有通敌叛国的嫌疑。

    “那连卿如今是证据确凿了?”

    “并没有,不过……”

    连清珏一边回着凤钰笙的话,一边却盯着温羡初,也是笑意淡淡。

    “皇上,羡初前几日托司衣局做了一套戏服,现在该是做的差不多了,为防出错,羡初得亲自去司衣局看一看。”

    明白了连清珏的意思,温羡初便冲着凤钰笙轻声道。

    “那你去吧。”

    凤钰笙拍了拍温羡初的手臂,笑着看他走了出去。这温羡初还真是既温润和气,又懂事明理,比那崔九伶好多了。然而一想到那已逝之人,凤钰笙的眼神不由有些黯然。

    “皇上?”

    见温羡初走后,凤钰笙有些怔然的坐在那里,连清珏便唤道。

    “嗯?”

    凤钰笙回过神来,冲曹福禧摆了摆手,看殿内只余自己和连清珏二人,便有些严肃的盯着连清珏。

    “连卿,你说你没有确凿的证据,那今日来,可是有其他消息?”

    “臣如今虽未有确凿证据,但还是想请皇上,先将蔡庸押入大牢,听候发落。”

    连清珏看着凤钰笙皱的越来越深的眉头和眸中的不解,也不意外。

    “昨日,蔡庸用计掳走了刑部尚书顾采之顾大人,并将其幽囚于暗室之中,仅这谋害朝廷命官之罪,便足够将蔡庸收监候审了。”

    “你说什么?蔡庸掳走了顾采之?他为何要抓顾采之?”

    凤钰笙异常意外。

    “大概是顾大人深得皇上信任,所以便想先对顾大人下手吧。”

    连清珏扯起谎来倒是眼也不眨。

    “这事儿,蔡庸全府上下可都是知道的。”

    “哦?以蔡庸的性子,这事儿必是要做的滴水不漏,掩人耳目,怎会全府都知道呢?”

    凤钰笙不禁有些怀疑。

    “因为顾大人是昨儿半夜,臣带着人从丞相府里救出来的。”

    连清珏依然嘴角含笑。

    “你救他出来的?”

    凤钰笙眉头微皱看向连清珏。

    “顾大人自从上任,因办案便只与臣交往多些,所以昨儿他失踪之后,伺候他的小厮别无他法,便来找臣帮忙。臣想着既然与顾大人同朝为官,这忙必然是要帮的,结果顺着一些蛛丝马迹,便找到了丞相府,然后便在丞相府找着了顾大人。”

    “居然有此事!”

    凤钰笙又惊又怒,随即便冲着殿外的曹福禧吩咐道:“曹福禧,去把杨青渭叫来。”

    “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