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十四章
    淡淡的酒气蔓延在鼻腔里,林羽然感觉按着自己手臂的那只结实有力的手试探性地松开了一点,在发现她已经挣扎累了之后,楚峥的手开始往她腰上移。

    卧室里的顶灯早就被楚峥关掉了,只剩床边亮着一盏昏暗的台灯,昏黄的灯光照在柔软的大床上,让人安闲却又充满情欲。

    “楚......楚峥,”她很少叫楚峥的全名,不过现在她被迫仰着的细颈上传来一阵阵细密的刺疼让她有些害怕,“楚峥,停下。”她吃痛着吸着冷气。

    楚峥真停了下来,黑漆漆的眼睛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像野兽盯着自己捕来的猎物,“不好。”楚峥停下来只不过是为了说这两个字,见她眼里刚刚升起的希望又可怜兮兮地暗淡下去,随着呼吸起伏的胸口触到了他的胸膛,一种巨大占有欲充满了他的大脑。

    虽然她知道楚峥肯定是应酬喝醉了酒而且还在生她的气,可是他未免也太粗暴了,她很想警告楚峥她可是个极强能力者,可是转念一想两人之间的矛盾很可能就是因此而起,她又只好忍住了使用超能力的想法。

    她彻底松开了挣扎的力道,把手搭在楚峥正在她腰间撕扯衣服的手上。

    丝丝凉意从他手背上传来,他看着面前洁白的肌肤上的一处处吻痕和咬痕,盲目的欲望褪去了一半。

    他把脑袋埋在她肩头,沉重地呼吸着,然后感觉到她的手环过了他的背,把他搂进了怀里。

    “楚峥,”她轻轻地唤了一声,“你在美国碰到的那个能力者是什么样的?”

    “蜥蜴眼,震慑能力者。”楚峥埋着头嘟囔着。

    那双带着麻粒的眼睛闪过她的脑海,她闭了闭眼睛,“原来是他,我也遇到了。”

    楚峥从她身上移开,两人侧着身搂着对方,他伸手理了理她凌乱的头发,“你看到的是什么?”

    她也伸手来摸他的领子,静默了一会告诉他,“震慑能力者放大人心里最害怕的东西,能活活把人绝望死......”她把手轻轻按在楚峥胸膛,“我看见我失去了所有人,包括爸爸、妈妈,还有你......我的世界很小,最害怕的就是这些,可能在你看来,这些都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这些不是小事,别把我说得那么没人性。”楚峥把下颚抵在她的头顶,她细微的呼吸打在自己的脖子上,痒酥酥的。

    “楚峥,”她小心翼翼地开口,“你在美国的时候我很担心你,没有跟在你身边保护你,而且没有把我遇到的事告诉你,对不起,原谅我好不好?”她缓慢地温柔地说着,像在给一个小孩子读故事书

    楚峥没有答话,突出的喉结动了动。

    她抽出一只环着楚峥的手,伸出小手指勾住了他的尾指,“以后,我一定竭尽所能陪在你身边,”她微微一笑,“我相信我能做到的,我可是你的秘书。就算......就算任务结束我回到月队,我也会找尽所有的办法来见你、找你,毕竟月队不是监狱......好吗?”她抬起头望着楚峥微眯着的眼睛说到。

    “你这是在发誓吗?”楚峥把尾指用力一曲,把她的手指紧紧地夹住。

    她点点头,认真地注视着他,“是的。”

    楚峥把眼睛睁开,认真地逼视着她,“那说定了,如果你出尔反尔......我就......”

    “嗯?”

    楚峥微微仰头瞧瞧四周,“我就把你藏起来,藏到一个你的那些同事上司找不到的地方。”他的语气听上去有些无奈。

    真是很可爱呢,她开心地笑出了声,忍不住扑到他身上在他的嘴唇上啄了一下,她敢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楚峥似乎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一把把她拉过来,“你可真大胆。”他的嘴角一勾,如火焰一般的征服欲重新在他的眼中高烧。

    “哎......”她被楚峥一把拽起来,惊叫一声,这时“叮咚”一声门铃声在卧室的门外响起。

    楚峥的眉头一皱,她反倒松了口气。

    “我跟你去。”她撑着床垫下了床,跟在楚峥的身后。

    楚峥朝猫眼望了望,门口站着的是陆婉芳,林羽然躲在一边听着。

    见楚峥打开门,陆婉芳焦急地说:“楚总,家父被严良困住了,求您救救我父亲吧!”

    “发生什么了,慢慢说。”楚峥冷静地说道。

    但父亲有难,陆婉芳是怎么都冷静不下来,她着急地解释:“前几天爸爸的水里被人下了毒,还好发现了,所以爸爸这几天都没敢出门,今天傍晚的时候我回到家发现他不见了,电话也打不通,刚才收到了爸爸的求救短信。”她把手机摆到楚峥眼前,只见短信上写着“严良困我,逼说文件下落,找楚峥救我。”

    短信看上去确实是在十万火急的情况下写就的,很有陆廉本人老官员的风格。

    “你父亲说的文件是什么文件?”楚峥让她把伸得僵直的手收回去,问。

    陆婉芳寻思了一下,“爸爸当初和严良打交道的时候就觉得其人不善,所以把百大上交的税收报表和项目报表都留了底……”

    留底?可真是只老狐狸。如果他真的这么干了,难怪严良要杀他。楚峥想象了一下陆廉带着金边眼睛道貌岸然的模样,在心里嘀咕着。

    见楚峥不做声,陆婉芳的声音里带上了一点哭腔,“求您了,只有您能救他了,您就念在和他的多年交情......”

    楚峥松下肩膀叹了口气,“你先别着急,严良心狠手辣,我得有点时间想想怎么办。”

    送走了无助地抹着眼泪的陆婉芳,楚峥回身关上门,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林羽然在他身边坐下,“她为什么说只有你能救她爸爸?罗兰怎么不救?”

    楚峥摇摇头,没说话,眼睛直视着前方。林羽然便不打扰他,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陷入了沉思。

    虽然陆廉也和百大打交道,但是他还勉强算是楚峥这边的人,他死了,只会助长百大的气焰,所以楚峥会救他。至于陆廉说的文件,信一半不信一半罢了。

    林羽然琢磨着,觉得脑海中的如丝线般交错缠绕的线索开始摆动,直到......

    丝线相互连结,织出了一张清晰的图画。

    原来如此,她惊讶地睁大眼,遇上了楚峥同样恍然大悟的目光。

    心有灵犀,她回应着楚峥的目光,捂着嘴笑了一下,带着占了百大上风的窃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