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十九章 聚集地
    洛阳城以东,一座巨大的营地呈现在眼前。说来惭愧洛阳残破以成废墟,只能把百姓安置在城东,作为临时的栖息地。

    惶恐、迷茫以及不安的情绪彼此交织,一名名百姓在营地内游走,和洛阳城中的人比起来少了一股生机。好似进入暮年的老者,只能迷茫中等待死亡。以前一直以为生活在帝都是一生中最为幸福的事情,却不想关东组建联军兵临虎牢关。

    一场大火焚毁了一切。

    尔后四处流窜只为在这乱世中苟活,无数人倒在了士兵的刀剑以及饥荒、疾病中。

    前不久有一队士兵强行把自己迁途了过来,他们自称是尊奉陛下的旨意,只能在他们的刀剑之下抵达此处。有人口舌如簧,想要说动青壮前往洛阳城中,但却被众人毫不犹豫的拒绝。

    现在的朝廷还是以前的朝廷吗?对于这件事所有人都看的很明白。

    钱书一身小吏服饰,站在营地的大门口,闻着迎面扑来的臭气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接到任务之后,就有人送来了这身衣服,并且出于其他的考虑还临时配备了两名士兵作为侍卫。这样的待遇,在其他的游戏中,可是很难遇见的事情。

    而且他们的ai,还高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

    “从事、以到聚集地”

    一名士兵躬身说着。

    钱书的目光眺望前往,稍微思索后对着士兵吩咐。

    “你们站在此地,半个时辰后过来寻我”

    “这?”

    两名士兵互望一眼,露出迟疑的目光,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钱书伸手脱下小吏服饰,转身交给一名士兵。

    “把衣服拿好”

    “诺”

    一名士兵接过钱书手中递来的衣服,看着他身上露出来的粗布衣,隐隐约约好像明白了一些事情于是躬身回复。

    钱书笑了笑,迈开脚步往前面走了过去。

    既然想要治理这处聚集地,那自然需要弄清楚,里面究竟有什么问题。把问题找出来,然后在加以解决,不就能圆满的完成任务?至于其它的,不用想也不用多想。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这种题材的游戏,在市面上可不多见。

    更何况游戏如此真实,ai程度高到宛如活人的地步更是难得。

    “砰”

    就在思索的时候。

    一人把自己撞了个满怀。

    钱书连忙低头看去,只见一个五岁左右的孩子,正在用手揉着他自己的脑袋。心、不由得一软,也伸手在他的头上摸了摸。

    “疼吗?”

    “不疼”

    “不疼你还柔”

    “我……”

    小孩语塞。

    钱书对着孩子笑了笑。

    “去玩吧!以后别这么冒失了”

    “好”

    小孩一喜。

    想不到眼前的叔叔居然不怪自己,于是连忙转身撒腿狂奔。

    钱书看着小小的背影哑然失笑,看来自己是小觑了这些孩子,他们的小心思貌似有点多。揉头所代表的意思是头被撞疼了吗?恐怕这件事需要好好商榷一下。

    四周的人看着钱书哭笑不得的样子,一个个尽数露出善意的笑容。能宽容小孩的人,也容易得到来至于他人的宽容。

    “小孩不懂事让你见笑了”

    “这有什么见笑的?不过都是些孩子而已”

    钱书说着。

    腰间的玉佩闪烁着一丝光芒,身上的气运尽数内敛。

    “你也是被抓过来的?”

    “抓?”

    听着突如其来的询问,钱书露出不解的神色。

    目光看向刚刚出声的男子。

    “为什么说是被抓过来的?”

    “难道你不是被抓过来的?”

    男子询问。

    四周善意的目光消失,丝丝戒备的神色弥漫开来。

    “不是陛下让我们归来?……”

    钱书故意装作不知,对着众人询问着。刚刚的话已经触碰到了他们的禁忌,若是不加以补救,恐怕会被划分到敌人的阵营中。

    众人听到陛下两个字,尽皆松了口气,随即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你被骗了”

    “被骗?”

    “陛下被贼人挟持,下的旨意也是贼人的旨意,你怎么能相信?知道洛阳城的西边发生了什么吗?听说弘农太守正在攻城。这是贼人打着陛下的名义,让我们去洛阳送死,你说我们能去吗?”

    有老人苦口婆心的说着。

    钱书询问。

    “我刚刚从洛阳过来,怎么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

    “另一番景象?”

    “许多人都在忙着修建房屋重建家园,根本就没有半点战火蔓延的味道”

    “荒谬”

    有人不信。

    一人在人群中缩了缩脑袋。

    “阿公、我说过洛阳城可以去的,我在城里还看到招工的告示了”

    “闭嘴”

    老人呵斥。

    刚刚出声的青壮只能硬生生的把话给咽了下去。

    “还是那句话,陛下是被贼人挟持的,所以贼人的话不能信。弘农太守的兵是假的吗?你们就这么不把命当回事?”

    “一个个都给老朽放精明点,别冒冒失失的送命”

    声音一声比一声高,而众青壮的头却一点比一点底。

    钱书的眉头逐渐皱起,皇帝被贼人挟持,这样的观点是普通人的共识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要不然历史上曹操的挟天子以令不臣,就没有实施的基础。

    因为所谓的不臣,不是号令群雄,而是号令群雄的手下。比如说官渡大战的时候,就有大批袁绍军队成建制的倒戈,也正是说明了这条计策的威力。那些高级将领尚且如此,更何况懵懂无知的百姓。

    隐隐约约好像明白了问题,钱书逐渐陷入到思索中。

    如何击破皇帝被贼人挟持的谣言,显然已经成为了任务最为关键的地方。

    “如果陛下被贼人挟持,为什么弘农太守会出兵攻打洛阳?”

    “这?”

    众人迟疑。

    老人毫不犹豫的反问。

    “陛下如果不是被挟持的,弘农太守又为什么会攻打洛阳?还不是有贼人挟持了陛下”

    “你又有什么证据能表明是弘农太守得知陛下被贼人挟持,这才挥军攻打洛阳?”

    “这?”

    听见质问老人语塞。

    钱书高声说着。

    “弘农太守是什么样的人,你们知道吗?他见弘农缺少粮食,举兵四处劫掠,难道你们没有耳闻过?陛下正是因为看不惯这些人,才从长安城中一路逃亡到了洛阳。转辗几乎一年之久,吃尽了苦头这才抵达此地”

    “可尔等的所作所为是否有些让人心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