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十八章 好消息
    “张师弟,对于修真界的那些规定,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格,莫说只是杀几个、十几个凡人,就是暗中弄死一些世俗的官员,也不会引起太大的麻烦,只要不犯众怒,不引起轩然大波,并没有修真者会在意世俗之人的性命,杀了也就杀了,就算是被相应所属的朝廷知道了,也不会追究什么。”

    郭老实话里话外的暗示已经非常明显了,但张静修依旧不是很确定,压低声音地问道:“师兄,你的意思是说?”

    然而,郭老实这一次没有直接回答,接下来的话语,颇有转移话题的意思。

    “师弟,我可是知道,先不说你的大哥张敬修被逼地自杀而死,就是你们张家人被饿死的那十几口,凶手不就在江陵城吗?如果你想的话,师兄可以暗中出手一次,解决掉他们。”

    这一刻,张静修完全听明白了,对方所讲的利息,就是要了丘橓和张诚的小命。

    然而,出乎郭老实的意料,张静修却摇了摇头,虽未明言拒绝,却也表明了这个意思。

    “师兄,师弟想是想,可是,如果他们突然暴毙,亦或是被人杀死,朝廷追究下来,毫无疑问,第一个怀疑的对象就是张家,如此一来的话,恐怕会打破目前的平衡,使得张家的处境愈发的不妙。”

    “嘿嘿....师弟,师兄又不傻,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又怎么可能会让张家的处境更加不妙?”

    郭老实神秘的一笑,忽然反问了一句,不等张静修开口询问,他已经说出了自己的办法,却是很模糊,很笼统。

    “不同于世俗界的那些江湖人士,修真者有的是手段,使得被杀的世俗目标死于无形之中,不仅让人找不到真实的死因,还能让死亡时间往后延长,几个月,甚至是数年不等,而世俗中的大夫检查不出病因。”

    听到这里,张静修已经动容了,从内心深处,确实是对丘橓和张诚恨得牙根痒痒,恨不得将他们扒皮抽筋,折磨而死,方能一解心头之恨。

    若不是顾及张家幸存之人的身死,还需要二人的倾力相助,在那个夜晚,早就将他们悄无声息地给解决了。

    听到郭老实的这个提议,原本强压的恨意,再次窜了出来,变得蠢蠢欲动起来。

    毫无疑问,如果对方说得是真得,那么,不仅可以杀了他们二人,以泄胸中的怒火,不会被朝廷怀疑和张家有关,还能利用他们,让张家渡过这次难关,最起码都可以保住一条性命。

    咕——咕——咕——

    时隔一天,相同的夜,还是相同的猫途鹰叫声,张静修再次出现在了驿站附近的巷子里,和郭老实探头探脑地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此刻,在这安静的夜里,和卫真定在江陵城东门外的表现相似,郭老实也在操纵着自己的神念,探查着驿站的周围环境,已经驿站之内的情况,神情很是稍有的认真,但还是有着那股吊儿郎当的气质。

    “张师弟,不得不说,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师兄可要提前恭喜你了,师父他老人家没有白忙活,正一真人那老家伙应该不再针对你们张家,最起码暂时放过了你们张家。”

    无疑,对于张静修而言,这绝对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何这样说,但心里还是忍不住地激动不已,双眼里闪烁着莫名的光芒。

    尽管听得满头的雾水,不知道郭老实的判断依据是什么,但张静修的心里还是没来由的为之一喜,迫不及待地追问道:“郭师兄,你说得是真的吗?”

    “嘘~小声点,别惊到了驿站周围的那些官兵!”

    几乎是一种本能,就好像经常干这种偷鸡摸狗的勾当,郭老实是表现的是那么熟练,看到张静修的失态,随即就做出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并压低声音地提醒了一句,随之才回答对方的询问。

    “我也不是十分肯定,只是觉得,驿站的里面以及周遭,没有一点的修真者的气息,显然,是正一教撤掉了修真者对朝廷命官的暗中保护。”

    随着接触修真不到一天,对于修真界也是知之甚少,但从常言与郭老实的口中,张静修或多或少的还是知道,身为大明的国师,兼具正一教的主事人,正一真人张国祥几乎是大明的宗教负责人。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张国祥虽是一名修为高深的元婴老怪,但由于国师的身份,却可以游离在修真界规则的边缘处,统率着大明大部分供养的修士。

    因此,这也就意味着,怀揣着特殊使命的朝廷命官,负责宗教事务的特殊杨,根据等级、使命的重要性和危险程度,一定会派出修士暗中保护。

    显然,有所耳闻这些的张静修,也就和郭老实有了相似的判断,卫真定的出面起到了作用,最起码是在短时间之内,张国祥不会非要置整个张家上下于死地。

    这一刻,看着张静修那双清澈而漆黑的眸子里,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兴奋光芒,郭老实当即心领神会,笑着一点头,小声说道:“行动吧~”

    “嗯!”

    张静修重重的一点头,发出一声鼻音之后,进而感激地说道:“一切听从师兄的安排!”

    “好,咱们走!”

    紧接着,郭老实回应了一句话之后,猛地一把抓住张静修的肩膀,向上一提,两人的身影同时向上跳跃,最后消失于黑暗的夜色之中,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响动。

    黑乎乎的房间中,张静修轻手轻脚的跟在郭老实的身后,来到床榻之前,透过昏暗的光影,依稀间,可以看到熟睡之人正是丘橓。

    这个时候,在张静修的注视之下,郭老实右手掐诀,在丘橓上空翻飞之时,也在轻声地侃侃而谈,安抚着张静修的紧张情绪。

    “张师弟,放心吧,这种手法非常简单,除非是元婴老怪和化神期这等传说中的存在,其他的修士,根本就察觉不到,过个两三个月,就算是那些传说中的存在,化神修士也难以发现其中的原因。”

    “这种手法,虽然简单易学,没有什么威力,却也很难对修真者造成伤害,只是针对世俗之人极为巧妙而已,只是加速凡人的身体里的生机消耗,在不知不觉间,破坏他们的健康。”

    “也就是说,即便是出现了意外,两人数月后就暴毙,以世俗的医术,只会认为他们因病而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