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十九章:总算熬出头了
    清晨,朝阳初升。

    一个身影在慈宁宫里的假山,院墙,屋顶跳跃挪移着,正是在练习金雁功的李越。

    “小星子公公,太后有旨,命公公速速准备早膳。”一宫女出了正殿,对着李越说道。

    话音刚落,李越一个腾挪便落到了宫女身前,“回太后的话,已经准备好了。”说完,李越简单的整理下自身的衣服,便朝着门内走去。

    殿内,龙儿早已在宫女的服侍之下梳洗完毕,正坐等着李越的到来。

    “奴才给娘娘请安,愿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李越刷刷两下抖了抖衣袖,学着宫廷的礼仪给龙儿问安。

    这不是李越直接怂了,而是周围宫女太多,该有的礼仪还是要做的,更何况是对自己的女人,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们都退下吧,哀家有小星子公公伺候。”龙儿挥了挥手,对着周围的宫女说道。

    很快,见到围绕在龙儿身边的宫女便速速退去,李越便朝着餐桌走了过去,坐到了龙儿身旁,一脸关切的问道,“你的身体还好吧。”

    龙儿娇媚的看了李越一眼,道:“奴家功力深厚,倒是没什么问题,只是小蝶这两日恐怕不能伺候公子了。”

    李越点点头表示了解,夹了一块桌上的早点便吃了起来,“这两日便先准备离开的事情吧,我也需要时间来练习轻功。”

    “公子身上的阳跷脉已经用小蝶的内力彻底疏通,今夜奴家在安排小玉来服侍公子,最好能疏通第二条阴跷脉,到时公子八脉通了两脉,那全真心法修炼起来也更加的事半功倍了。只是,只是….”说道最后,龙儿有些犹豫起来。

    看到龙儿有些犹豫,李越会心的笑了笑,夹了一块早点便递了过去,“练武之事宜缓不宜急,虽然我刚刚接触武道没多久,但这个道理我也懂的,更何况现在你的身边更需要人手,我岂能置龙儿你的安危于不顾。”

    “公子知道奴家说的不是这个。”龙儿娇羞道。

    “那龙儿你想说什么?”看着龙儿有些微微羞红的俏脸,李越假装不知情的问道。

    看到李越那一本正经的样子,龙儿哪里不知李越又在调戏她,只是两人现在已经算是互知深浅了,她的少女羞耻心也被李越扔到一边去了,“奴家想说,今晚恐怕不能为公子隔江犹唱后庭花了。”

    闻言,李越哈哈一笑,“这是对你昨天下午的惩罚,谁叫你昨天下午把我吓的那么惨,要知道昨晚我差点。”

    昨夜一开始的时候,李越心里是十分的恐慌,毕竟下午的阴影还在脑海徘徊,深怕龙儿又准备新的花样来对付他。

    即便龙儿她们都脱的精光,就这么赤果果的摆在李越眼前,小李越也不为所动。

    当时李越已经开始怀疑起了自己,难道自己真的不行了,不可能,不会吧?

    直到龙儿她们开始主动帮助李越,李越才彻底明白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

    如果他不能摆脱昨天下午的阴影,恐怕他就可以放弃全真心法,改修葵花宝典了。

    但是如果李越真的改修葵花宝典的话,那他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反正早死晚死迟早都会死........

    想明白之后,那笼罩在李越心底的阴影便直接灰飞烟灭,小李越也有了抬头的迹象。

    后来深入浅出的交流自然用省略号来代替………………………………..

    “从京城到我神龙教总坛,全力赶路的话,大约一个月的行程,到了总坛见过师父之后,奴家便安排教中修习了神龙素女功的女子为公子疏通经脉。”说道这里,龙儿又看了看李越,接着才低声说道,“只是这一个月便要苦了公子了。”

    “这有什么苦不苦的,你忘了前些日子我不是也熬过来了吗。”李越笑了笑,想起了刚刚来到慈宁宫的那些日子。

    “哦,对了,小蝶失去了八成功力,你把我那本全真心法传给她吧,她本身就有根基,想必修炼起来也比较迅速。”

    提到全真心法,李越不由得感到庆幸。

    这全真心法真的是一门很好的入门心法,特点就是门槛低,容错率高,适应性好,而且什么招式都能配,最主要是容易得到。

    就拿九阳神功来说,原本在白猿肚子里,也算容易得到,但是容易修炼吗?

    不容易啊,不是童子之身的话,根本练不到最高层,而他的残本分别是少林,武当,峨眉的九阳功。

    少林那种武藏多的满出来的不说,像峨眉九阳功这种得像周芷若这样的掌门入室弟子才能练习,而全真心法,小道童也能练习,也不管你是不是童子之身,这差别就很大了。而且续航能力还好,足够用到准掌门级别,像全真七子就一直用到死。

    “公子不可,这全真心法太过珍贵,小蝶只是一名侍女而已,公子切莫乱了主次。”龙儿听到李越的打算,立即阻止道。

    “无妨。”李越摆了摆手,他也明白龙儿话里的意思,无非就是李越他本人修炼全真心法,而小蝶只是一个侍女,暖床丫鬟一类,如果跟李越修炼同类的武学,那就没了主次之分。

    “只要是我汉人,无论男女,只要心性品德忠厚,都可以修炼这门武学。更何况小蝶她也算我的女人,对她好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哎。”龙儿叹了口气,听李越话里的意思她就明白劝阻不了李越,“那公子你亲自教她吧。”

    李越摇了摇头,捧起了放在脚边的水烟筒,咕咚咕咚的抽了起来。

    一口烟圈吐出,李越伸了个懒腰,赞道:“饭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爽啊!”

    几个呼吸之后,李越这才认真的说道,“龙儿,我今天还要回躺净身房,自从海大富死了之后,我还没有回去过,等下去看看他留下来的一些武功秘籍还有一些宝物还在不在。”

    “那个死太监能有什么好东西留下来?而且他死了这么久了,也许早就被清理的一干二净了。”龙儿回应道。

    李越笑道,“他的好东西可多了,像什么铁砂掌啊,摔碑手啊,大升仙手啊,还有什么一指禅等等这些拳脚功夫。另外就是那毁尸灭迹的宝物,化尸粉了,也不知道韦小宝那个混蛋拿了多少。”

    这些日子李越呆在京城过得十分的苦逼,海大富和鳌拜两个boss挂了之后,他居然什么东西都没得到,全部便宜韦小宝了。

    不过李越也没算浪费这些时间,经历了一次差点被打死,一次差点被吓萎之后,总算熬出头了。

    ..........................................

    新书,求收藏和推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