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014 贪婪
    “前天在医院,苗俏俏那个贱坯子居然敢跟我动手,幸亏她刚流产身子弱,要不我可就要吃大亏了。哎呦呦,你是不知道,她那个样子有多吓人!你说,这要是她跟你哥一起回家闹腾,咱们娘儿俩可就抓瞎喽。”

    “呸,借他们几个胆子,还敢跟咱们动手?“齐芳道:”他要是敢跟您炸刺,我就去把舅舅们叫过来给咱们撑腰,看整不死她!”齐芳的语气恶狠狠,面目狰狞,哪里有一点十八岁女孩甜美的样子?

    不过齐芳不怕齐磊还是有底气的。李凤珍娘家兄弟五人,姐妹三个。李凤珍在娘家排行老二,上面一个哥哥下面四个弟弟,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在李家老屋的附近,街坊邻居对他们李家人可以说是能躲着就躲着,用畏之如虎来形容都不为过。

    “要说这贱货带来的陪嫁可真不少,咱们这屋子里那冰箱彩电,还有他们屋里的洗衣机,这些我可舍不得让她带走喽。还有啊,这万一你哥那软骨头舍不得媳妇,跟着那贱货走了,那他们的工资就落不到我手了,哎......”

    李凤珍翻着小眼睛,盘算着儿媳妇都嫁妆,算计着儿子的工资。

    “妈,要不咱这样,您就委屈一些先服个软,暂时把他们稳住了。”齐芳为了手腕上那条崭新的手表,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让哥哥嫂子回家的好。

    “我跟她服软?她可配!”李凤珍的声音提高了,“你说说,她洗衣服做饭会哪样干的好?炒个菜放那么多油,洗衣服从来就不用手洗,用洗衣机多废水废电的。最可气的,她敢动手打我……这样的媳妇儿,也就是你哥拿她当宝。”

    “可是妈,咱们家就指着哥哥他们的工资过活,他们要是走了,咱娘儿俩吃什么?”

    齐芳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在社会上瞎混就没上过一天班。一个十八岁的姑娘,又抽烟又喝酒,没事混在舞厅里,什么正事都不做。回到家里更是肩不挑担,手不提篮,油瓶倒了都不管扶,整个就是齐家养的废物。

    而李凤珍,原来是一家国营餐馆的服务员,生了齐芳以后身体就不太好,干脆就在家吃劳保,那十几块钱工资还不够平时买粮食的。这个家若是没有齐磊支撑着,哪里有她们好吃懒做的好日子。

    “你也是,整天在家闲着,怎么还不找个工作,多少也能贴补点家里?”李凤珍埋怨着女儿。

    “我这不是想弄个夜大的文凭嘛!现在初中学历根本就找不到好工做,我才不想跟哥哥嫂子一样在工厂里做工,又脏又累又跌价儿,还挣不了多少钱。我呀,要工作也是去坐办公室,那多有面子!”说起哥哥嫂子,齐芳的语气里充满了轻蔑。

    “你连初中都没毕业,还要坐办公室?芳啊,咱还是踏实地找个工作,或者学你强子哥,在服装街摆个摊子也行。”对上女儿,李凤珍的慈母情怀分外浓厚,她苦口婆心地劝导着:

    “你得为自己今后想想。你一落生身子就弱,要是再没个正经的工作,以后找对象就费劲了,妈妈还指望着你找个好女婿,将来跟你享享福。”

    “妈,您能少说几句吗?整天唠叨这些,烦死人了!”齐芳不耐烦地打断了李凤珍地话。

    “跟你说啊,我这不刚认识一朋友,只要花两千块钱他能给我办一个大专文凭。”又过了一会儿,齐芳忽然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说道:“妈,苗俏俏不是有五千块钱在你手里吗?你先给我用用呗?”

    “那钱么......”李凤珍有些犹豫道:“存折虽然在我手里,可名字是苗俏俏的,你要是用,得先让她同意。”

    “什么?你这不是缺心眼儿啊,钱在她名下,你留着存折有个屁用!”齐芳翻脸了,细长的眼睛瞪了起来。

    “那笔钱可是人娘家妈妈给的陪嫁,我总不能让她把名字改成我的呀!再说,能把存折要过来已经不易了。芳啊,你先别急,咱这样......”看见女儿生气,李凤珍连声哄道,接下来,她们娘儿俩就变成了嘀嘀咕咕的耳语,再没有声音传出来。

    齐磊站在楼梯口,头发上的雪花融化,顺着他的脸颊滑下。

    这无意间听到的自己母亲和妹妹的嘀咕,他的心更冷了。放弃了进去跟李凤珍打招呼的打算,直接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齐家住的是民国时期老式洋房,地板都是木质地板,齐磊穿着厚底的工鞋,走在上面发出沉闷的咚咚声。

    听到脚步声,这边齐磊刚推开房门,那边李凤珍母女互相看了一眼,就警觉地竖起了耳朵。

    “我哥回来了?”齐芳用嘴型无声地跟李凤珍说。

    “嘘——!我去看看。”李凤珍也是无声地回答,并且用手指指隔壁。

    小两口的新房是一间位于老式洋房金角位置的房间,东面和北面各有一扇大窗,木质方格窗棱古朴大气,房间的光线明亮,三十平米的房间非常宽敞。

    进门靠墙的一面摆放着一遛最流行的组合家具,那是小俩口自己攒钱买的。

    电视柜旁边的高低柜上,摆放着一个很大的相框,里面是一个穿着老式军装的年轻男子,样貌跟齐磊有七分相像,那是齐磊早逝父亲的遗像。

    一进房间,脱掉厚厚的棉衣,齐磊想打盆热水洗把脸,拿起空空的水壶晃了晃,摇摇头。

    走到房子中间的炉子旁,伸手摸摸白色铁皮烟囱,同样是冰冰冷冷,齐磊无声叹息。因为屋里太冷,嘴里呼出的气息都是白色的。

    冷屋子凉炕,也不过如此吧!

    想起新婚后的日子,每当他回家总是有热乎乎的饭菜,屋子里也是温暖舒适,妻子像只快乐的云雀,在家里忙来忙去,欢乐的情绪感染着他,让他忘记工作的疲惫,生活中的烦恼。

    往日温馨的画面一幕幕滑过,让齐磊更加思念苗俏俏,为了尽快看到妻子,齐磊不打算生火,径直走到厨房用凉水随便洗了一把脸,抖着手上的水珠回屋的时候,路过李凤珍母女的房间,察觉到那房间门开了一道小缝隙,光影交错中,隐约看到自己母亲花白的头发在那缝隙后闪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