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5章 泗州刺史
    搞定了韩侂胄,张韵又一次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赚钱的方法之上!

    大宋的女性喜好什么,张韵想都不用想,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后世女性爱什么?无非香水、口红、包包等。

    若不是张韵还没有成亲,一定要将后世的内衣发扬光大。

    沉思了半晌,在现有的条件下,张韵还是决定制作香露。

    所谓香露也就是后世的香水,这东西在大宋可是实打实的进口玩意。找遍整个临安城,几乎没有一家买香露的店铺。

    如果史书记载的没错,这个时候的香露来自于大食国,名曰蔷薇露。

    只可惜每次能带回的蔷薇露数量有限,即便是达官显贵也不一定能够得此物。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不可小觑的古人居然发明了熏衣之法,而且不论男女,甚是喜爱。

    前些日子张韵画的那几张草图,便是为此事准备的。又一次陷入沉思的张韵,被福源急匆匆的脚步打断的。

    “小郎君勿怪,时下鲜花瓣甚少,干花瓣收集一车,不知可够?”满头大汗的福源躬身言道。

    三日的时间,福源便将整个临安翻了个遍,也只找到了这么多。这个时候虽有花瓣浴一说,可炎炎夏日各家各户的存量均不多。

    “辛苦了!能找到就好,待来年春天,记得多加派人手收集!”望着已经分类装袋的花瓣,张韵毫不吝啬的称赞一句。

    虽然张韵经常安排一些让人摸不到头脑的事情,但福源从来没有问过原由,这样的管事,张韵百分之二百的满意!

    拍了拍福源的肩膀,张韵淡定的说道:“交给墨有才处理吧!一旦香露制作成功,又要辛苦你了!”

    闻言的福源却不淡定了,身子不由自主的晃动了一下,幸好张韵眼疾手快扶了一把。

    “香露...这...那...”福源这那了半天也没有蹦出一句完整的话语来,震惊之色溢于言表。

    自家的小郎君莫不是神仙转世?福源似乎已经看到了无数的银两向自己砸来!

    香露的制法,无非就是蒸馏!

    张韵能弄出蒸馏酒,那么蒸馏出香露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至于香露的种类,一本《洪氏香谱》就可以满足所有人的喜好了。

    张韵这边全身心的投入了《洪氏香谱》的研究,韩侂胄那边基本上已经说服了赵扩!

    北宋缺相南宋缺将,这样的局面赵扩也很头疼!

    不过,眼下韩侂胄的力荐的张韵,似乎是个合适的人选。只是,新军编练可不是小事,张韵毕竟资历太浅。

    “太傅,这军旗确实暗藏兵法,可这新军编练...”赵扩的意思很清楚,新军编练乃是大事,定然花费不少,若是不上朝堂讨论那是不行的。

    “官家,一旦上了朝堂,事难成矣!”韩侂胄心里明的跟镜似得,主和派那帮家伙没有一个会同意的。

    其实韩侂胄早就想好了对策,就目前来看,兵不在多而在于精,新军首先要打响名号才能有后续的动作,抛出编练新军仅仅是为了退而求其次。

    “官家,张韵在灵璧县的战功足以获封,不若封他个泗州刺史。”话到此处,韩侂胄自觉的闭上了嘴。

    区区一个从五品的刺史,相信足以堵住不少人的嘴巴,更何况还是泗州的刺史。

    想必朝堂之上,没有人会要这样的一个官职!

    “泗州刺史?”赵扩沉思半晌,猛然茅塞顿开,姜还是老的辣,方方面面考虑的相当的周全。

    决心已下,赵扩从这门外大喊一声:“传旨,循王五世孙张韵,乃功勋之后,灵璧县一战有功于社稷,又因其改善朕的饮食,敕他为泗州刺史。”

    说道这里,赵扩顿了一顿,又补充道:“归平章军国事统辖!”

    韩侂胄微微一愣,立刻明白了赵扩之意。

    区区一个从五品的刺史,居然直接归到了平章军国事直接统辖,由此可见这支军队在成军之后根本不受任何前方将领的节制。

    这样的一道奇葩圣旨,也算是开了大宋的先河!

    平章军国事是谁?是他韩侂胄!

    韩侂胄敢随意调兵?那是不可能的,除非有赵扩的圣意。

    换句话说,张韵这个泗州刺史直接归赵扩统辖,虽然全国的兵马都归赵扩统辖,但此统辖非彼统辖!

    回过头来想想,张韵醉仙楼的一半收入直接归到了赵扩的私人府库之中,这也算是给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特权,虽为泗州刺史,可没有赵扩的旨意,恐怕永远也不会前往战场。

    韩侂胄总算长出一口气,官职是要到了,接下来就看张韵自己的能力了。

    这边的圣旨还没有传到,张韵在醉仙楼那边又搞出了新的动静。

    两尊盖着红布的铜人像,刚刚被搬到了醉仙楼前,就引来围观百姓阵阵热议。

    “福源,人聚集的差不多了,掀开红布吧!”站在二层包间的张韵看着楼下越积越多人群,头也不回的说道。

    此事乃是福源一手操办,因此他知道一旦掀开红布将会带来的后果,于是再次小心的提醒道:“小郎君,红布一旦掀开可就没有回头路了!”

    “大宋的软骨头太多,那就特么的跪着享受吧!”张韵一脸的严肃,义正言辞的说着。

    福源拱了拱手,自家小郎君此举一定会受到百姓称赞,可是在朝堂上恐怕将要得罪不少大臣。

    当红布掀开的那一刻,整个围观的百姓炸锅了,讨打之声响彻云霄!

    “民心可用,大宋何以不复!”见此情景,张韵双目湿润,喃喃自语。

    黑大个徐平,则是像个小孩子一般哭的稀里哗啦,向着张韵所在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

    就在一片喊打声中,宫中的圣旨传来,张韵被封为泗州刺史,虽然只是个从五品,可圣旨上最后那句话让张韵喜笑颜开,自己的努力终究没有白费。

    “徐平,你丫的还是不是大丈夫?”送走了惊慌失措都没有来得及索礼的中贵人,张韵一巴掌拍在了徐平的后背。

    “小...呜呜...小郎君...我是大丈夫...呜呜呜!”

    “哭大你个大头鬼,在哭信不信我轰你出去!既然是大丈夫,就跟我去从军!”其实张韵想说的只是后半句,对于徐平这种粗人来说,安慰是没有用的。

    徐平点了点头,开始控制自己的情绪,缓缓的言道:“我乃是徐庆之孙!”

    “我靠,乖乖个隆地咚,捡到宝了!”闻言的张韵忍不住爆了粗口。

    徐庆是谁,那可是当年岳飞手下的五员虎将之一!

    岳飞死后被调入禁军,官至防御使,只可惜后世的史书没有明确记载他的去向,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

    这段时间,张韵经常与徐平切磋,其武艺并不在张韵之下,尤其是那双臂之力,让张韵都不得不佩服。

    现在看来,当初两贯钱买了员猛将,怎么算都是大赚特赚。

    虽然只是得了一个个从五品的刺史,但这并不影响张韵下一步计划的展开。

    至于徐平的统军能力如何,张韵还不清楚,但他的心中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现在要做的便是厚着脸皮去向韩侂胄要人。

    南宋虽然却将,但在南宋末期仍然有被后世军史专家称为“机动防御大师”的名将孟珙。

    若是张韵记的不差,此时的孟珙正跟随他老爹孟宗政在防守襄阳。

    不过,以张韵现在的名望,想要到孟珙的可能性并不大,还是先养养再说!

    根据史书记载,孟宗政这家伙特别能生,一共有十个儿子。从少年起,孟珙和孟璟、孟璋、孟瑛兄弟四人就被孟宗政带在军中。

    常年军旅生涯的锻炼,使他们不仅练就了良好的武艺,而且培养出了对战场形势的敏锐观察力,而孟珙则是最出色的那一个。

    按此来推论,其他三人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想到这里,张韵再次起身往韩府而去,他现在想要的只有秦铭一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