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十四章 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时日也渐渐离去,转眼八月酷暑的季节来临,光线极强的日光腐蚀照耀在凉州大地。

    安定首府,临泾城

    这段时间以来,赵云领导数千部众无时无刻不在加强训练军士,磨练着凝聚力。

    自从当日告知傅燮设计突袭富平,先零羌的根据所在。

    由此,傅南容也凭借自身在凉州的声望,号召各地健儿踊跃参军,为国效力。

    在短短的一月时间内,各郡皆有汉人纷纷向城中涌来。

    不仅如此,零散在各地的羌胡也由于受其恩惠,也都选择前来!

    凉州之地,羌人遍地,境内不仅有北地先零羌,也有烧当、白马羌等。

    平日里,各羌胡种族为了部族利益,互相争斗,大打出手,几乎是家常便饭,实属常事。

    随着傅燮的声望而来的羌人也是或多或少受其恩惠,心生感激,愿意为其效死力的。

    此时,聚集而来的军士已经约莫五千余众,其间响应傅燮号召的便约莫三千之众。

    由此可见,其在凉州的威名是有多么雄厚!

    不过,随着军力的增加,赵云却是发愁而起,毕竟如今其只是军候职位,编制便只有五百众。

    可现今实际兵力却是达到五千人,如何管理便成为眼前的大问题。

    幸好傅燮早已经考虑周到,与其一番商议,将军制略微作出调整,将一屯扩编百人。

    保持着两百余众为一屯,共设立十屯,然后以五百为一曲,共设五曲。

    随后,傅燮暂时与赵云一同管理军士,整顿军卒,磨合战力。

    另一方面,也遣使加紧传令,回返朝中,请求天子为早日平凉州,能够敕封正式官职,以领导军士。

    只说,传令兵前往汉都雒阳时,途经美阳,先行拜见了平羌主将,车骑将军张温。

    询问一番前因后果后,张温召见亲属别部司马孙坚商议。

    商量后,鉴于如今战局不利,车骑将军张温决议以战事紧急为由,先行表赵云为军司马,与傅燮分管军众。

    随后,张温则立即派遣使者入朝,向天子禀告此地的战局,以及不得已先斩后奏,所表职位。

    其实,在战时,上级主将为了当前局势,是有权临时任命军官的。

    只不过,张温本就混迹于朝中,何其精明,丝毫不想把柄落入朝中政敌手里,对己不利。

    故此,才会在表赵云为军司马后,在派遣使者入京,禀明其意。

    如今,汉军主力局势极为堪忧,在美阳与羌胡苦苦支撑着。

    既然赵云、傅燮有能力在凉州扩大规模,袭扰羌人,其又何乐而不为呢?

    随着使者入京,也向天子刘宏禀明了大致意思,不过也随着西方的局势丧乱。

    张温表赵云为军司马的批准得到了正式敕封!

    不仅如此,为了早日能够平定羌乱,稳定凉州局势,刘宏大手一挥,以武官都尉傅燮,总管安定兵事。

    与军司马赵云一道,一同在凉州腹地,配合主力,平羌胡。

    ······

    随着一两月的训练,五千余众也逐渐磨合成功,具备了应有的战力。

    这日,军帐当中,众将汇聚一团,军司马赵云缓缓道:“傅都尉,以云之见,我军现如今训练如常,具备了搏杀的战力。”

    “如今,是时候启动我军的计划,出其不意,突袭富平,一举摧毁北地羌胡根基所在!”

    是的,突袭先零羌,才是这数月以来,汉军奋苦训练,为之努力的动力所在。

    突袭富平,也一直是赵云的计划,只有如此,才能打破现阶段的僵局,重新让大汉之军掌握主动。

    闻言,从旁的屯长赵泉由于饱读诗书,却是富有文士的涵养气质,略有所思,说着:“都尉,鄙赞成赵司马的建议。”

    “此时此刻,已经正值十月的时节,可我大汉军队却依旧在美阳与羌胡战事胶着。”

    “一旦等到严寒来临,冰封三尺,那我军也只有含恨返回大营。”

    “如此,岂不是辜负了车骑将军、天子的一番期待?”

    “同样,都尉所号召汉、羌之众,也会因战事无果,而丧失信任。”

    “如此,也算是对声名的一番打击吧!”

    一时,不得不说,赵泉不愧是早年勤学,专研书籍之人。

    这一番激将,却是提的有理有据,丝毫未有破绽漏洞。

    话音落下,帐中其余小校也纷纷拱手示意,劝诫出军。

    连日的操练也让这些铁血儿郎,早就蓄势待发,迫不及待。

    思索一番,傅燮微笑着,询问着:“不知诸位可有突袭富平的具体计策?”

    闻言,只在其余将校还在沉眉思考时,赵云好似早就胸有成竹,拱手道:“都尉,以云之见,我军不宜贸然立即进军。”

    “应当先遣军向西进发,对外宣称扫除汉阳的残留份子,以清除羌人为己任。”

    “为何要先进军汉阳?”

    见状,傅燮片刻功夫,也未多想,随口而询问着。

    旋即,不等赵云开口解释,从旁赵泉心思灵活,接话着:“傅都尉,军司马言外之意,其实很简单。”

    “只是为迷惑富平的先零羌,放松警惕,知晓我军集结的目标并不是他们。”

    “毕竟,我军在安定号召了数千军士,又操练许久,贸然进军,很难意料到究竟能否会被羌胡识破。”

    “故此,我等的计划便是先行全力以赴,疾驰汉阳,对外宣称,以扫除当地顽抗的羌人。”

    “一旦等到羌人的注意力都被吸走之时,我军在瞬息奇袭富平,如此焉能不胜?”

    “正所谓,兵法云:虚则实之,实则虚之,随时转虚为实,实则为虚。”

    一席话,洋洋洒洒分析完毕,傅燮也明悟过来,思索一番,在进行合计过后,便确定了此则计划。

    ······

    接下来,在十月初,傅燮亲自领五千余众浩浩荡荡从临泾出发,向西疾驰行去。

    在急速途中,汉军也大肆宣传鼓噪,要进军汉阳,清除当地羌胡,维护治安。

    而且,为了戏演的极为逼真,傅燮还亲自动用雄厚的人脉,主动联系汉阳各郡吏,让其配合己方。

    进军汉阳后,汉军一路连战连捷,接连摧毁羌胡的居住地,驱逐羌人的地位。

    短短数日以来,汉阳零散羌人部落却是无法抵挡汉军的攻击,却是纷纷惊慌失措,慌不择已。

    这消息很快便传的沸沸扬扬,各地的羌人视线都聚集在此,准备看汉军的下一步计划。

    就在各地羌胡情绪都吸引在汉阳之时,另外一支铁骑正缓缓沿着武威,河水边道,缓缓奔袭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