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十五章 归降
    武威,沿河水一线,赵云领两千汉骑正疾驰行进着,目标富平。

    以傅燮领主力大张旗鼓,浩荡地前往汉阳等地剿灭零散的羌胡,以肃正凉州各地。

    不过,实际上这却是“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的计策。

    其本意便是欲盖弥彰,以吸引羌人的注意,却是为突袭先零羌的富平城做掩饰。

    故此,此次真正的核心还是赵云为首所领的汉军骑士。

    而且,为了能够更好的约束军卒,傅燮领三千羌胡。

    至于仰慕赵云而主动前来投军的凉州汉人,则以赵云所领导。

    ······

    羌胡,在内迁后,便杂居在凉州各地,与汉人混合生活在一起。

    不过,羌人同时也保留了游牧民的习俗,在水草丰盛之地,设立大型部落。

    每到夏季,负责畜牧的羌人便会自发组织而起,进行放牧。

    久而久之,羌胡便形成了农耕与游牧相互结合的民族,在凉州衍衍生息,逐渐定居于此。

    富平,由于背靠黄河支流河水,独特的地理位置造就此处水草丰茂,羌人在次设立部落,组织放牧。

    如今,正值秋季,正是水草逐渐凋零之际,羌胡牧民也在进行最后还放牧。

    赵云的计划便是以摧毁此地,动摇北地羌胡根基所在。

    之所以构思出此这方案,也是在领军袭破郁郅所后。

    赵云大破羌胡的战果缓缓传出,凉州各地大为所动,其声威与日俱增。

    每日来投军者,可谓络绎不绝!

    正是因为军力的提升,赵云才会构思此冒险之策,以突袭富平,缓解美阳大营,汉军的压力。

    沿着河水之岸,日夜不停的奔袭着,虽有千里距离,却是犹如抬脚即到的路程。

    ······

    约莫数日,汉军骑士一齐在次奔进北地郡,富平附近。

    此时,赵云勒马驻足,挥枪道:“全军,停止前进!”

    闻令,几乎在瞬息的功夫,两千余骑令行禁止,心如止水,整齐划一地纷纷勒住战马,停留在此。

    一眼望去,汉军骑士脸上皆挂着丝丝疲态,喘着微气,可洋溢而出的却依旧是斗志满满,气势如宏!

    见状,赵云沉思片刻,轻声道:“阿泉,你领众在附近隐藏,吾领一队,向前打探一番。”

    “诺!”

    闻言,赵泉倒是没有过多的劝阻,便抱拳领命。

    连日来,在相处的时日里,每次眼见赵云挥枪冲阵时,那强悍的武道无一不冲击着其内心。

    甚至,此时赵泉更受影响,越发开始努力学习剑术。

    随即,赵云将银枪留在军中,卸下白袍,身穿白衣,领张二牛等十余众乔装打扮下,继续向前奔行着。

    富平城郊,数十里处,草原

    乔装而行的赵云等众缓缓行来,沿路所遇的皆是羌人牧民,正成群结队的在此放牧。

    一时,赵云一行依旧行走,可其却是在不动声色地暗暗观察着羌胡的一举一动。

    途径许久,才驶出这片草原,富平城的轮廓便映入其眼前。

    驻足城下,细细观察着城防,细细看来,其实富平说城也是城,说不是也不是。

    富平城,其四周倒是以夯土所筑,有城池的轮廓。

    可是,随着静静的观测下,却是发现,富平城四周城墙却是无比简易,与汉城相差甚远。

    观察片刻,赵云心里已有一些底数,随后便领一行悄然离去。

    天色在逐渐暗淡,约莫酉时十分,在外放牧的羌人皆零零散散的回返而来。

    这一刻,城中那简易的城门却也是徐徐打开,牧人也迅疾的赶着牲畜进入城中。

    大概持续半刻钟,羌牧人才徐徐进入完毕,城门却也关闭。

    不过,这总总过程却是让躲在暗中观察的赵云亲眼所见。

    “羌胡放牧一般持续到酉时十分结束。”

    “也就是说,在回返后,牧人在安顿好牛羊等牲畜后,也会早早休息,次日照常进行?”

    一时间,隐藏在外,不由暗自沉吟起来,分析着。

    良久,赵云突发奇想,脑海里顿时浮出一计,不由嘴角轻轻弯起,道:“二牛,二牛。”

    闻言,从旁的张二牛不敢怠慢,连忙应声而来,神色凝重,道:“赵司马,不知吩咐小人,可是有要事?”

    旋即,赵云面色微笑,招呼其在耳旁,耳语一番,随后说着:“二牛,你悄然返回,将吾的计划原封不动告诉赵军候。”

    “让其看准时机,见机行事!”

    只是,却是未想到张二牛却未立即执行赵云的指令,反而倔强着。

    “不行,赵司马,小将作为您的亲卫,岂可孤身返回,将你置于险地?”

    “二牛愿留在此处,执行司马的计划,您亲自返回领军破敌。”

    此时,其态度决然,忠厚的守护在其身边,不愿离去。

    不得不说,张二牛却是缺少了应变能力,忠厚的执行着指令,那便是时刻的守在赵云其旁。

    好半响,无论如何全活,却也是无法说动,其依然固执的守在身旁。

    见状,赵云佯装大怒,高喝道:“你速速滚回去,不要在此瞎添乱。”

    话音落下,又命从旁二位军士让其与张二牛一道,一同返回。

    在强行撤离后,张二牛眼泪缓缓流下,喃喃道:“赵司马,你一定不能有所闪失啊!”

    虽然其乃是黄巾贼出身,可在当初受武道所震慑,裹挟投军。

    不过,在连日的军伍征战中,赵云所表现而出的非凡武道,以及性格和蔼亲近,对军卒嘘寒问暖。

    短短片刻间,不仅张二牛兄弟受其折服,军中将士也纷纷归心。

    ······

    眼见张二牛等众离去,赵云缓缓起身,命同样身穿异域服饰的汉卒起身,然后向富平城行去。

    走到城下,目光顺着微弱的月光投去,眼见着城墙上一队又一队的羌人队伍巡防着。

    旋即,赵云骑胯战马向前奔行数步,急速向身后取出一把雕弓,拉为满月形态。

    下一秒,瞬息的功夫搭上箭矢。

    “咻!”

    迎风响过,箭矢犹如闪电般,长驱直入,直入城头插着大旗。

    “咚!”

    陡然间,那插着的鹰旗顿时被直射落地,被践踏在地。

    这一箭石破天惊,在夜色间准确无误命中,身后汉卒却是顿时惊住。

    下一刻,便发出一阵阵欢呼声!

    城上,羌人巡防队也在第一时间发现异常,疾呼着:“敌袭!”

    等待许久,羌人首领闻讯登上城头,在细细观察半响,便发现了城下持弓而立的白衣赵云。

    “儿郎们,出城!”

    一声高喝,羌人大举而出,约莫万余羌胡,身胯战马,震天动地,将整个城外围拢着。

    虽被围在其中,赵云却面不改色,面对羌胡,铮铮屹立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