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十六章 立功
    城头上,羌族酋豪体态雄伟,身着狼皮大貂,霸气无疑。

    可此时眉目间却是略显焦急,目光紧紧的注视在城郊外的草原之上,久久不语。

    白衣赵云从旁侍立着,不发一语,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却在心底不知思索着什么。

    “唉,我先零儿郎数万骑士集结美阳,攻势愈演愈烈。”

    “汉军却是不顾城池安危,反而疾驰前来,侵犯我羌族,何也?”

    此话看似在询问,其实是酋豪在细细沉吟,自言的喃喃着。

    如今,距离赵云归附羌人已约莫数日,几乎已经将其性格摸透。

    当时,赵云以展露自身极为高强的箭术,却是得益于酋豪赏识。

    其也顺水推舟归附羌族,成为了羌人的一员。

    不过,经过这段时日的观察,赵云却是发现,酋豪也不是好轻与之辈。

    虽凭借实力依附,可连日来,酋豪却是一直对其存有戒心,时刻在防备着。

    不仅如此,还秘密布置暗卫暗中监视赵云以及麾下之众。

    不过,也因为赵云并未有任何的异样,酋豪才稍微有些松懈,对其也多了数分好感。

    毕竟,武道高强之人,无论在何处,都能受到重用,这是毫无质疑的。

    酋豪作为如今羌族部落的掌舵者,为部族吸收人才,培植亲信,也是迫切的选择。

    只是,由于归附时日尚短,却还是对赵云存疑,不敢放心任用。

    思忖许久,羌族酋豪却是陡然扭头,望向其旁的方向。

    一时,赵云眼神与之紧紧凝视着,却是没有露出丝毫胆怯之心。

    凝视半响,酋豪却是看不出丝毫破绽,不由打消,转而念念着:“赵壮士,你箭术高强,武道高超。”

    “虽本酋豪十分器重于你,可你却初投我部,寸功未立,也不好进行提拔。”

    “不如,此次由你领三千吾羌人好儿郎奔袭出城,寻找汉军,将其击溃,然也?”

    话音刚落,赵云听在耳间,侃侃思索片刻间,便知晓其打算。

    这莫非便是不相信自身的忠心,想让其以战明志。

    不过,赵云却是丝毫不犹豫,拱手铮铮道:“鄙愿意尊崇首领指令,领军破汉骑。”

    闻言,首领却是大喜,高声道:“好!”

    “吾在城中大摆筵席,等着为你庆功,祝你凯旋而归。”

    其实,羌族酋豪的确心存试探疑,想通过汉军来试探赵云的想法。

    如若其真的是汉卒的卧底,必定会在战争中心存仁慈,不会痛下杀手。

    不然,别说羌人,就算是汉军也会对其恨之入骨,如此,将再无立锥之地。

    这也算是羌族酋豪的考核吧,是否对其器重,在此一举。

    赵云此时也心知肚明,不过为了心中的抱负,也毫不犹豫地领命离去。

    ······

    说做就做,可谓雷厉风行,陡然十分,赵云便与羌胡副将一同领三千骑出城奔去。

    城头上,酋豪目视远方,喃喃低吟着:“你究竟是否汉军之奸细,此战便将真相大白。”

    细细看来,只要赵云能够狠下心来击杀汉卒,那么其忠心便可无忧,也可以将其培植为亲信。

    草原上

    一连数日,赵泉领张大牛、张二牛皆徘徊于此,巡视着。

    只要有羌胡牧人进行放牧,汉军骑士却是纵横驰骋而来,掀起一阵阵烟尘,杀散牧人,宰杀牛羊等牲畜。

    虽然羌人实力强于汉骑,可首领却是有心无力,每次暗布骑士围剿。

    可都以失败告终,汉军皆能在羌胡围拢前破围而出!

    随着战局的僵持,牧人却是只得聚集城中,启用备用草料,不敢在进行放牧。

    这也是羌族首领焦虑不安的根本原因。

    随着羌胡驻足城中,汉军在赵泉的领导下,可谓更为嚣张,直接霸占城郊草原,挑衅羌人。

    “咚咚咚!”

    震耳欲聋的战蹄声愈来愈近的传来,其身后掀起一阵尘烟,弥漫在上空。

    “军候,敌袭!”

    不得不说,汉军斥候的警惕性却是十足,在羌人刚刚奔腾而来,其行踪便以暴露。

    见状,赵泉剑眉一凝,拔出长剑,道:“大汉将士们,上马,迎敌!”

    短短之息,汉军骑士转眼间便列成骑士军阵,昂然而立。

    这些年轻的大汉将士却都眼神紧促,静静凝视着羌胡的到来。

    其胸中未有畏惧,唯有对战斗,对血腥的渴望。

    连日来,由于羌胡的闭门不出,使得汉军骑士却都自信心爆棚,对羌人的战力不屑一顾。

    双方越来越近,战蹄声踏在地平线上,其奔腾之势犹如洪荒之流般,气势如常!

    阵阵战蹄声袭来,霎时世界仿佛静止了一般,羌人骑士也渐渐露出了獠牙。

    飞鸟散尽,血战频发!

    “那是赵司马?”

    “赵司马为何会在羌人阵中?”

    一时,随着距离渐进,一身白衣,手持战刀的赵云一马当先,直驱而来。

    陡然间,汉军之间顿时慌乱如潮,喃喃自语,

    “将士们,赵云不再是我们的长官,他已经叛汉降羌,现如今正得羌人指令,前来围剿我军。”

    随着话音落下,张二牛迅速纵马奔到赵泉从旁,大急道:“赵军候,赵云兀那贼子,已然依附羌贼。”

    “快下令,让我军奋力死战,擒杀赵云。”

    见状,赵泉环视一周,却是发现汉军骑士纷纷怒目斜视,恨不得生啖其肉。

    “大汉将士们,虽赵云乃是本军候之族人,可如今他却甘愿与羌贼伙同。”

    “从今以后,吾将与其势不两立,诸位一同冲击,斩杀叛国贼子。”

    “杀!”

    轰然片刻间,赵泉也高举宝剑,下达了冲锋的指令,随后身先士卒,领汉骑向羌贼冲击着。

    转眼间,羌胡与汉骑越发之近,其战蹄之声却是震耳欲聋,犹如石破天惊!

    将草原之上飞鸟等一众生灵皆吓得流连忘返,落荒而逃,不敢久留。

    直入阵前,赵泉顿时高吼道:“贼子赵云,朝廷待你不薄,任命你为司马,以扫平贼子。”

    “你却为何恩将仇报,依附贼子,反叛大汉?”

    闻言,赵云径直劈刀斩来,高喝着;“哈哈!”

    “圣人云: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大汉如今内廷混乱,天下盗贼遍地,政局不稳,陷害忠良。”

    “如此之黑暗的朝廷,岂是吾辅助的国家?”

    “废话少说,汉将受死吧!”

    一刀疾驰劈来,赵泉暗暗叫苦,陡然长剑直驱,将其架住,反喝着:“赵云,从今往后,你我兄弟情义一刀两断,再无任何情分。”

    “将士们,杀贼!”

    话音刚刚落下,赵云挥刀继续斩出,其却是反应不及,“啊!”,却是一刀将其斩入胸膛。

    陡然间,血流不止,赵泉承受不住,滚落马下。

    “啊,啊,军候已死,速速撤离!”

    旋即,眼见赵泉被斩,张二牛顿时吓得肝胆俱裂,哪还敢继续追击,不由高叫着。

    此时,赵云挥刀下令,冷冷道:“全军,追击!”

    随着汉军主将以死,其汉骑军士却是纷纷化作鸟兽散,与张大牛、张二牛四散而逃。

    一番追击后,羌胡却是取得了不俗的战果,随后便大举凯旋而归!

    ······

    诺大的草原,这一刻又在次沉静下来,鸦雀无声。

    许久后,一员浑身浴血的青年徐徐站起,露出久违的笑容,低声着:“好戏终于开始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