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十六章:害你一辈子
    斩茵搀扶着斩苦起来,坐上了餐桌,斩苦终于又能感受到饿了,饥肠辘辘。

    ”来,这是你最爱吃的。”斩茵给斩苦夹了一块红烧肉,又将其他斩苦爱吃的菜摆在他前面。

    “谢谢姐姐。”斩苦一边吃一边说到。

    “没事,多吃点,三天没吃了呢!可不能饿瘦了。”斩茵还在往斩苦碗里夹菜,已经堆起来一座小山才停手。

    “三…三天?”斩苦震惊,“不是才过去一天嘛?”

    三天没有去找夜岸,他会不会等得无聊,会不会遇到危险呢?

    “你跪了一天一夜,又躺了两天。当然是三天啦,快多吃点。”斩茵回到。

    “好。”斩苦大口大口吃起来,他要吃饱然后去找夜岸,不能让他担心。

    “姐,爹是不是已经原谅我了?”斩苦小声的试探着。

    “暂时还没有。”斩茵无奈一笑,“你也知道,爹脾气很倔。”

    “那他有没有说什么?”斩苦有些不详的预感,而且他的预感是对的。

    “爹说让我们谁也不要理你,还说今后你都不要再出这个门了。”

    “每次都禁足,能不能有点新鲜的!”斩苦不服气的嘀咕着。

    “他还说不让别人理你呢!我这不是来理你了。”斩茵好看的眼睛发着光,提溜直转。

    也只有在家里,在斩苦面前可以这么放松的放任自己,依然像个小孩子,在宫里待久了都快忘了自己还会笑。

    “嘻嘻,当然是我姐姐厉害啊!你可是淑妃娘娘,爹不是也得听你的。”斩苦笑嘻嘻,转而又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斩茵,“我今天想出去一趟。”

    这模样实在是让斩茵不忍拒绝,但,只能拒绝,“即便我是淑妃也还要叫爹一声爹呢!我可不敢放你出去。”

    “哎呀,姐姐。”斩苦用起最常用也最管用的伎俩,撒娇。

    斩茵摇摇头,只得问到:“你说你要出去干嘛?”

    “就出去玩一会儿,”斩苦继续撒着娇,“就一小会儿!”

    “家里这么大还不够你玩?出去有事吧你!赶紧乖乖说出来。”

    斩茵一眼就识破了他的小伎俩,小狐狸一般的眼睛盯着他。

    “我答应了一个朋友去看他,可是已经过去三天了。”斩苦乖乖就范,“我怕他担心啊!”

    斩茵柳眉一皱,神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什么朋友啊?这么重要?”

    斩苦只得避开斩茵质疑的眼神,“反正就是一个很好的朋友。”

    “你,”斩茵犹豫了一下,“你不会是把他也带回来了吧!”

    “嗯。”斩苦轻哼一声,一边往嘴里扒着饭。

    “你,你胆子也太大了吧!”斩茵忍不住提高了嗓音,从桌边站了起来。

    “姐,姐,你坐下,小点声啊。”斩苦赶紧伸手去拉斩茵,谨慎的看了看窗外门外。

    斩茵不说话,黑着一张脸坐了下来。

    “这件事除了我还有谁知道?”斩茵有些担心的问到。

    “令灿也知道。”斩苦忽闪着大眼睛无辜的看着斩茵。

    “她怎么会知道的?”斩茵一头雾水。

    “谁知道我们刚刚进城门,她就来接我,然后就看见了呗。”斩苦也是有些许无奈。

    接着道:“不过好在她来了,告诉我并非祖母病重,而是另有原因。不然我都直接将夜岸带回来了,那样更惨。”

    “他叫夜岸?”

    “是的,他是一个很厉害很优秀的人。”斩苦说到夜岸,眼中不自觉放出点点繁星。

    “令灿对你的心意我是了解的,”斩茵说到,“她知道了应该也不会说出来,毕竟这对你来说会造成无尽的烦恼。”

    “但愿吧!”

    斩茵伸出纤纤玉指在斩苦头上戳了戳,怪嗔道:“令灿的心意你不了解吗?别人都等你这么久了,你也老大不小了,总要给别人一个交代吧!”

    斩苦犟嘴道:“我对她的心意你又不是不了解,现在更不可能了。”

    “现在怎么就不可能了吗!难道你真的要因为这个传言耽误自己的一辈子吗?”斩茵语气又变得严肃起来。

    “我又不喜欢她,不想害了她。”

    “但你喜欢的会害你一辈子。”

    “姐!”斩苦不想再争辩下去了,只好用央求的语气叫到,“不要再讨论这个了,先想想怎么带我出去吧!好不好?”

    “没门。”斩茵斩钉截铁。

    “哎呀,姐姐!”斩苦继续哀求着。

    斩茵想了想,笑着说:“除非我也去。”

    “你也去?”斩苦瞪大了双眼,“你去干什么嘛?”

    “我要去看看是何方妖孽,将我弟迷得神魂颠倒。”斩茵坚持。

    “可是,可是你堂堂一个淑妃,去见他,必然跟着大小丫鬟,不少人呢!”斩苦一脸哀愁,“这动静怕是整个京城都要知道了!”

    “我可以单独和你去啊!”斩茵提议。

    “不行。”斩苦抗议。

    “我就是要去看看是什么样的男子,值得你为他这样,你不让我去,那你也别想出去。”斩茵狡黠一笑。

    看着斩苦那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斩苦想了想,毕竟姐姐比较善解人意,让她去见见夜岸应该也不是什么坏事。

    “那好吧,不过你只能一个人去。”斩苦强调。

    “好,放心吧!”斩茵满口答应着。

    说着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召来丫鬟,换上轻便低调的衣服。

    不消一刻,斩茵就已经轻巧的出现在斩苦面前了,褪下繁重发饰和裙襦的她多了一些少女的灵动之感。

    反倒是斩苦经过常年征战,风吹雨晒的,皮肤没有之前那么白皙了,与之相比,倒像是一个哥哥的模样。

    斩苦仿佛又看见了未出嫁前的姐姐,开心一笑,“走吧!”

    “等等,我先声明一下!”斩茵叫住着急的斩苦。

    “嗯?”

    “爹爹下朝回来还早,我的人已经在后门守着了,我们从后门溜出去,在爹回来之前要赶回来!”斩茵义正言辞声明到。

    “好,放心,快走吧!”斩苦痛快答应。

    两人正欲出门,斩茵的丫鬟却匆匆来报:“娘娘,首辅大人的千金令灿小姐来访。”

    “啊?”斩苦和斩茵几乎同时应声到。

    “她这个时候来干嘛啊!”斩苦着急起来。

    斩茵眉头一皱,很快反应过来,“她当然是来看望你的啊,你晕倒的时候她就来过两次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