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十一章
    陶兰生诧异,想了想上次与她见面之时,她还是个五岁的小丫头,很是顽劣,其他的小丫头喜欢玩的都是些猫啊兔子啊这类温顺的宠物,而这个丫头与别人不大相同,她五岁之时就喜欢盘玩小蛇,陶兰生平生最恨蛇,故而对公孙玄樱这个丫头也是颇有些印象,此番听得这姑娘说似曾相识,不禁有些感叹自己宝刀未老容颜依旧,魅力果然不减当年,叫人家小姑娘惦记了十年有余。

    但小姑娘毕竟是小姑娘,庄重些还是要的,故而他悠悠道来:“说来我与你爹娘有些交情,但近几年惫懒,不大入世,他们偶尔来我这迷音谷中听琴,但终究是他们夫妻二人花前月下,故而不会将你带来见我,不过你的满月酒我是吃了的,你五岁时我们在幻林也是见过的。”

    公孙玄樱沉思片刻,如此看来自己与这前辈并不大熟识,只是有过几面之缘,但不知为何会觉得与他比旁人更多几分亲近之感,实在是让人琢磨不透,她向来也不爱追根究底,故而只道是自己方才伴着琴音入眠,听懂了几分那曲中如同丢了魂般的空荡渺茫之感,把眼前这人当作了知音罢。

    夜色已然沉了,一弯玄月散着些寡淡的幽光,映得不远处的静谧森林有些朦胧迷幻,不时能听到些灵兽的嘶鸣,有道是入了夜了,思绪也会比白日之时更敏感些。

    公孙玄樱想到此人既然是知音,又不甚熟识,便颇有些倾吐欲,她缓缓开口道:“今日有缘在此处遇到前辈,听得前辈一曲颇感自己也如这琴音弹奏的渺茫空境一般,我似是丢了很多记忆,但却实非婴孩那般诸事不通,仿佛一夜之间成为了别人似的,不大真实。”

    谁料陶兰生听到此事颇有些心得体会,要说在这迷音谷中多年,每日与琴相伴,不弹琴之时也到幻林去寻些好木材新做一张好琴,日日复月月,月月复年年,这琴音与灵元已然合为一体,故而这些年来他凭着自己凌驾于芸芸众生之上的卓越音乐才能,研究出了以琴音操控人的心智的灵诀,故而能使人沉溺于爱恨嗔痴忧愁畏怖编织的七情幻境,伤人于无形。

    好在这琴音也不是全然没有好处,他的琴音还可以唤醒人的一些已然遗忘的记忆,对于此时的公孙玄樱来说,这便是灵丹妙药。

    但想到一旦唤醒之后,那些越是痛苦的越是不平静的记忆便会愈发清晰,可能已然淡忘的很多伤痛在那时便会一一记起,并百倍千倍地再次感受到当时的痛。于是此术也必须谨慎使用,否则也会扰乱人的心智。

    不知道公孙玄樱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她失去了记忆,但想到在公孙霈这个视女如命的人的保护之下,必然不会叫她尝太多苦楚,掂量了一番后他终于开口道:“往事虽说已过,但终究是命里的一部分,若是把往日的记忆丢了,那便是把往日的自己丢了,无异于杀人。”

    他顿了顿,接而缓缓道:“我能将你的记忆悉数找回,但你若是不能稳住自己的心神,怕是会陷入癫狂。”

    公孙玄樱并没有太过纠结,她心下觉得陶兰生先前说的失忆如同杀人很是在理,将自己的过往丢了的人是没有当下可言的。她迫不及待斩钉截铁:“请求前辈助我。”

    陶兰生倒是被她这阵势吓到了,不过转念一想,这女娃娃从小就和别的姑娘不同,作为一个连蛇都不怕的女孩子,爱恨嗔痴怖又有什么好纠结的。

    陶兰生打开了自己藏在袖中的灵仓,捧出一张七弦琴。

    看到这张世间绝对找不出第二张的旷世奇琴,公孙玄樱傻了。

    这张琴使用的是上好的浮生木打造的,五百年长成一株,而且一棵浮生木仅有半尺可用,饶是如此,公孙玄樱的注意力还是免不了被琴弦给吸引,只见那琴弦如同透明游丝,偶尔浮动着金光,一见便知不是凡品,灵气逼人。

    陶兰生很清楚这张琴拿出来后会有什么效果,故而他也极少用到它,怕的是那琴弦被人识出是何物所造,会引得数不尽的麻烦。

    陶兰生十分严肃地说道:“把你的手给我。”

    公孙玄樱将手递给了陶兰生,只见陶兰生悬空一划,灵力化为利刃将公孙玄樱的掌心化开了一道细小的口子,陶兰生将手心置于琴上,殷红血珠滴落在琴弦之上,只见那琴弦发出一声嘶鸣,震得人灵元都止不住地颤了两颤,再看那琴弦,已然化成了七道金色玄光。

    陶兰生转而使用灵诀焚起了香,是上好的沉香屑…烟雾升腾缭绕之际,陶兰生指尖也覆于弦上,挑拨之间,一段尘缘旧事尽数奏响,婉转清丽,如同三月春华伴鸟语那般。

    公孙玄樱片刻之间,脑中闯入一段完整的尘缘往事,那段尘缘往事之中,她是司青遥,家住青洛燕山,是司长泽与洛桑的二女儿。

    但这段尘缘往事如走马灯般悉数掠过之后,又有一段格外清晰的记忆闯入,公孙玄樱有些头疼,亦是她,从出生到如今,但是她却成了公孙玄樱,成了玉澈和公孙霈的女儿,成了月城的郡主和玉灵族的少祭司。

    司青遥的记忆太过模糊,但公孙玄樱的记忆却格外清晰,片刻之后,司青遥的记忆便被覆盖,似乎只是一场模糊的梦一般。

    不仅是脑袋快要炸裂一般的混乱不堪,就连身体也逐渐发生了撕扯,她感到身体中有两副灵元,一副修的是极为强悍的水系灵元,另一副则是普通的木系混杂些许水系的灵元,两个灵元共存于一副躯壳之中,定然要争夺占领血脉筋骨,故而她浑身都感到了一阵剧痛,但这剧痛没有持续太久,公孙玄樱修炼的灵元过于强大,顷刻间便将司青遥原先的灵元吞噬取代了。

    陶兰生继续拨弦,曲音转而变得有些凄婉,但又不是沉痛的悲哀,而是如同树枯花鸟散,飞鸟各投林的那般略带伤情。

    公孙玄樱忆起了自己是在封昼打乱的梦石阵中被卷入了一场幻梦,但她没有想到这场幻梦如此真实,甚至有了另一段尘缘,她已经开始怀疑究竟自己是司青遥在做着公孙玄樱的梦,还是公孙玄樱曾梦到了司青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