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十三章柳青禅一
    虽然杀死了猫妖,可惜因为柳虎山莽撞大意,最终还是折损在这里。

    普通人除非天赋秉异,要不然一辈子也很难修炼到先天期。

    柳虎山作为出身平凡的普通人,能成为先天武者,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艰难险阻。

    可惜他今天稍微莽撞了一下,就丢了性命。

    整个芦山县城共有五个低阶修士,除了县令张孟恭是练气二层外,剩下的四人都是先天修士。

    而芦山县附近十几万凡人,几乎人人都修炼功法,真正能突破先天的只有四个。

    由此可知,没有灵根修道者有多么艰难了。

    张志玄内心感慨了一下,然后让众人制作了一副简易的担架,将身体已经僵硬的柳虎山直接抬到了他的家里。

    柳虎山突破先天后,就担任了芦山县城的巡城官,到如今已经有十五年时间。

    十五年时间,因为官俸比较丰厚,这些年也积攒下了不少遗产。

    他不仅在城外攒下三百亩良田,就连县城中也买下了一处三进的大院。

    柳虎山并没有嫡亲的兄弟,他的父母也已经过世,妻子更是难产而亡。

    因为与妻子感情甚好,他后来也没有续弦纳妾,除了一个八岁的女儿外,家中并没有主事之人。

    众人将柳虎山抬进家门,顷刻间柳家的仆人就乱成一团。

    因为没有主家,这些仆人已经预料到柳家的衰落,他们纷纷收拾细软,争抢柳家的浮财,然后一哄而散。

    八岁的柳家小姐跪倒在父亲的尸身旁,紧紧抓着父亲的大手,双眼中的泪珠一点点打转,这些柳家仆人,居然没有一人管一管他们的小姐。

    张志玄与张孟恭二人来不及休息,将妖兽材料送到县衙。

    张孟恭本来就是炼器学徒,能够处理一级妖兽材料,炼制一阶法器。

    猫妖是一阶下品妖兽,他的材料对张志玄基本上没有用处,也卖不出任何灵石,所以这些低阶材料他索性都交给了张孟恭处理。

    至于剩下的猫妖血肉,因为张志玄不要,张孟恭也平均分配给县尉、捕头等其他先天修士。

    其中最好的一块还留给了自己,反正他没有张志玄的洁癖,即便这只猫妖刚刚吃了十个人的心脏,他也毫不在意。

    二人处理完了杂物,直接来到柳虎山家中。

    张志玄扫了孤独可怜的小女孩一眼,看着抱着金银细软逃散一空的柳家仆人,皱了皱眉说道:“这成什么样子?

    太不像话了。柳虎山怎么也算因公殉职,算是张家的功臣,居然还有刁仆敢于欺主?”

    张孟恭虽然是张家长辈,可是在家族中的话语权远不如张志玄,他看见张志玄不高兴,脸色顿时黯淡下来,严厉地喝道:“三班衙役,快将这些刁仆抓起来,全部贬为矿奴挖矿。”

    “柳虎山有没有别的家人?”张志玄问道

    “没有嫡系的亲人,最近的族人,关系也是三代以上了”张孟恭答道。

    “柳虎山已经没了,他的这个女儿怎么办?”

    “只能让柳家人收养了,柳巡官留下不少家财,这些柳家人既然要继承柳巡官的家产,总不会饿死一个孩子,况且官府多少也会关照一些。”张孟恭长叹一声说道。

    “小姑娘,今年几岁了?”张志玄看着孩子孤苦可怜,又开口问道。

    “柳巡官这个孩子虽然聪明,可惜从小不会说话,她虽然不呆不傻,可惜性格上有些自闭可怜。”一个与柳虎山交情不错的甲士答道。

    张志玄伸手摸了摸女孩的头顶,女孩精致的小眼睛灵光闪闪,害怕的缩了缩身子,然后紧紧地抱住已经身死的父亲,泪珠已经打湿了柳虎山身上的衣衫。

    “这个孩子叫什么名字?”张志玄开口问道。

    “小名叫青禅。”甲士答道。

    “柳老大看上去五大三粗,想不到竟然给女儿起了一个这么好听的名字。”柳虎山麾下的一个甲士开口道。

    “柳老大虽不能说目不识丁,也仅仅能认识几个字,这个名字还是个化缘的道士起的。

    八年前,这个孩子刚一出生,母亲就去了。

    当时来了一个游方道士,在柳老大家中住了几天,给这个孩子起了个名字,就叫青禅。”与柳虎山关系非凡的甲士答道。

    看着这个可怜的小女孩,张志玄心中一阵伤感。

    这个小女孩的命运非常凄惨,刚刚出生,就死去了母亲,咿呀学语之际,变成了哑巴,刚刚懂事长大,最后的亲人也离开了她。

    “柳虎山这个人本性相当不错,虽然仅仅见过一两面,今天就能为了救我而死。

    可惜他没能活下来,要不然也是一个可交之人。

    虽然他是自作多情,即使他不救我,我也能躲过猫妖的法术,可是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并不是很了解修士的手段。

    她的女儿这样小,往后一个人孤苦伶仃,总要关照一二的。

    这个孩子,已经快到了修炼的年纪,如果她身怀灵根,就让她跟着我上山修炼。

    如果她没有灵根,再过几年就为她寻找一个老实可靠的好人家,让她平安快乐的过一辈子吧。”看着泪眼濛濛的小姑娘柳青禅,张志玄心中暗暗想道。

    张志玄这一世孤苦无依,对于这种无依无靠的孩童就有些心软。于是他故作轻松的说道:“我那里还缺一个洗衣做饭的丫鬟,这孩子看上去聪明机灵,就让她跟着我吧!

    小丫头,你父亲已经走了,就要去另外一个世界。

    你不要紧紧抓住他的手,让他走时候不放心。

    你已经长大了,要懂事一点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