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十章
    “主人。”小兕悲切凄厉的喊了声。

    瑾羽往外的脚步惊得一颤,这是怎地了?刚刚还觉得神清气爽,现下觉的脑壳疼,不由疑惑的问道:“你不想去?”不是不甘被打败吗?

    “去哪?”小六闻声过来。以为主人出事了,却见小兕跪在地上,这小兕动不动就喜欢跪着,脑子只有一根筋。

    小兕脸色可以说的上是万念俱灰了,一想到主人是让他走,他就觉得生无可恋了。让主人受伤,是他的错,可他万万没想到主人会让他走的。

    小六见小兕一副要死的模样,主人则一副莫不着头脑的样子,上前就揪住小兕的耳朵,骂咧咧道:“你要死啊,叫那么大声干嘛。”

    即使被拎着耳朵,小兕也还是直直的跪在地上,瑾羽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咯咯’不由畅笑出声。

    “……”

    人面桃花相映红,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两人不知道主人为什么笑,但见到主人笑,犹如拨云见日,让人心生愉悦。

    不知道这么伤感的时候主人怎能笑的出来,但许久不曾见主人开怀的笑了,小兕心头渐松,想着如果主人真要让他走就走吧。只要主人时时如此刻这般欢愉就好。

    “好了,小兕你说说,你为什么要受罚?”这没头没脑的要受罚,瑾羽实在莫不着头。

    “当然要罚,而且,要重罚。”小六抢先回答。

    “你做了什么违反天界条例的事?难道在人间强抢美女了?”瑾羽实在想不出小兕能范什么错。板正规矩的很,要犯错也该是小六才是。

    “……”

    “哈哈哈,给他十个胆他都不敢。”小六爆笑出声。

    小兕很是受辱,他会做强抢女人的事吗?女子有什么好的,斜眼看了眼笑的已经如那疯妇差不多的小六。小兕对女人敬谢不敏。

    “哦,不是啊。”瑾羽一脸可惜,她到希望小兕能抢个,最起码是个女的。这些年跟着她过得都是六根清净的日子,不免语重心长道:“小兕啊,其实双修能助你修行大增。正所谓男女双修滋阴补阳……”

    一句“双修”惊得两人面面相觑,小兕一脸惊愕,小六则一脸紧张。

    “护主不力,请主人责罚。”小兕铿锵有力的声音打断瑾羽的孜孜教诲。

    “护主不力……?”瑾羽哑然。他主人就她吧。可她好好的啊。

    “是的,让主人受伤是小兕的错。”小兕悔恨的低着头。

    “……”

    “额……”

    一阵静默,瑾羽顿感无语,这一早上闹的都是为了她的皮肉伤啊。冗长的叹了口气:“不是你的错,不妨事,只是皮肉伤罢了。”

    “不,是我的错。”小兕执拗,他明知道主人没有本命法宝护体仙障,还让主人面临险境,是他的错。

    “好了,不是你的错,以后去哪都会让你们陪着。”瑾羽实在不想在这问题上耗费时间。

    小兕双眼一亮,急忙道:“真的。”主人自从见了那离央,便经常独自一人出门。

    “真的,快起来吧。”知道他们忧心她,虽然她觉得没什么好让他们忧心的。

    “好,谢主人不罚。”小兕高兴的站了起来。冲着一旁翻白眼的小六,正色道;“小六,来,我们再打一场。”刚刚是没心思跟她打。现在可不一样,他还能输给个女人,即使,她找人双修了也不是他的对手。

    “你们可以,等等再打吗?可以让我喝口茶再打吗?”见两人马上就要比划上了,瑾羽立马好言说道。

    “……”

    “是…”两人恭敬,不敢造次。

    小院外不远处有棵大树,棠墨与御风隐身在大树上,御风懒懒的靠在树干上,脸色在小兕跪下就没好过,棠墨则是直直的立在树枝上,目光紧紧的盯着瑾羽,一直见她都是眉色清冷,在昆仑虚还觉得她没有女子的柔媚,但此时见到她的笑却觉得满眼都是妩媚,勾人心痒难耐。

    耳边还在回想她说的“双修”,这两字从她嘴里吐出来,竟让棠墨有些发热。一时脑子里蹿进了许多念头,那个榣山上的男子与她到了可以‘双修’的境地了吗?一想到瑾羽与别的男子有些暧昧的样子,他就觉得心生别扭,心里排斥的很。那个画面他不想亲眼看到。

    “啧啧啧,这女子到底是什么来头,两个神仙都是她的仆人。”御风有些阴阳怪气,他和小兕相处那么久一直以为是个小仙,今天见他和那女子打架,才知道人家道行深厚,道行可能跟他差不多,顿感心里不愉快。

    “你还是赶紧去找你的姐姐要紧些,就不要给别人添麻烦了。”棠墨不喜欢御风过于关注瑾羽。虽说,知道御风不会情迷与瑾羽。

    “我……我会…我能添什么麻烦?”御风不服,顿时不满。一开始不是他让留意他们的吗?

    “你姐姐就是个麻烦,听说她现在和一个刚飞升的小仙正打得火热。”棠墨知道打蛇七寸,现在凤族找那帝后都找的人仰马翻了。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御风惊疑,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瑶风是不可能做这样的事的,她明知道凤族为了帮她得到帝后之位,费尽了多少心力。但棠墨必是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

    棠墨默了默,在榣山上的事棠墨答应过瑶风不说的,可眼下肯定不是瞒着的好时机,晚说不如早说,让他有所防备,不然到时候肯定要乱成一锅粥。

    御风简直觉得肝胆欲裂,好好的帝后不当,却看上个小仙,还打的火热。这是脑袋让驴踢了不成。他姐瑶风一向注重修炼,对那些个风花雪月的事情是一窍不通的,一定是那个小仙官迷惑瑶风。人都是护短的,御风还未见着那小仙官就已经将他给记恨上了。

    小院里的茶水已经煮上,瑾羽调整了个颇为自在的坐姿,神情有些慵懒:“小兕,你和小六再切磋下,小六好像长进了不少。”小六这三百年应该是有些故事的,想来是该关心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