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十四章 小良儿生辰
    次日,夏秉良的生辰之日,依照往例王府只是简单地办个家宴,但今年夏秉良格外期待。

    一大早地,兰姨便在厨房操持起来,夏秉良也醒来督促下人在院中挂几盏喜庆的灯笼。脚上已经穿起了兰姨亲手做的鞋。

    “世子,你看挂这可好?”

    “行。”

    夏秉良心情大好,直到看见闲闲没事做的安容华走入她的眼中,便不由得想起她提议送自己的生辰礼物。

    “罢了,今日生辰,无论如何都别触自己霉头。”

    夏秉良不打算为难安容华,她却主动向夏秉良走了过来。

    “小良儿今日心情可好?”

    “原本是不错,可是一看到某个不愿见的人,就差了大半。”夏秉良摆着一张脸。

    “心情这种事是出于自己内心,若是受他人影响,只是你的内心还不够强大。”安容华说道。

    “我还用不着你来教训我。”

    二人的谈话被送礼的人打断,虽然王府不宴请外人,但达官贵人还是不会错过任何由头巴结瑾王府。

    “张大人,李大人,王大人……”

    这些礼物都不是夏秉良期待的,终于,他露出了第一份笑容。

    指点下人挂灯的安容华转过身来,下意识躲藏了起来,因来人是安府小少爷,安容华最小的弟弟安修远的小厮。

    “我躲什么躲,又不是修远那个臭小子。”

    安容华整了整衣袖站了出来,小厮也告辞回去了。

    凤姨娘和魏姨娘结伴而来,安容华的眼色不由得却沉重下来。凤姨娘打扮得花枝招展,隔了一段距离仍粉香扑鼻。

    “恭贺世子生辰!”

    “谢谢魏姨娘,凤姨娘。”

    夏秉良突发奇想,便扭头对倨傲不群的“奴婢”安容华下达命令。

    “那个闲着没事做的人,不懂得客人来要招呼吗?”

    “凤姨娘和魏姨娘又不是外人,何须客气?”

    “那也要招呼,你请她们二位进去,奉茶伺候!”

    安容华算是看透了夏秉良非逼自己不可,尽管她不惜的伺候人的活儿,但既然自己有了新的身份,一些事也无法避免,她也并非不懂变通之人。

    “既然如此,二位姨娘请进。”安容华笑脸相迎。

    凤姨娘即刻变得趾高气昂,魏姨娘却是平静许多。二人入了座,安容华让其他下人沏上两杯茶来。

    “方才若是我没听错的话,世子可是让你为我们奉茶。”凤姨娘端着主人架子。

    “我是为了凤姨娘你好,恐怕你承受不起我奉这杯茶。”安容华的眼色不怒自威,说罢便大摇大摆地离开了厅堂。

    凤姨娘敢怒不敢言,原以为夏秉良使唤安容华就证明了她不过是一个丫鬟罢了,可她在王府的地位显然不止如此。

    秦珂与夏怀瑾前后脚也来了,秦珂送上一枚价值不菲的玉佩,夏秉良甚是感谢。而夏怀瑾的礼物是一副护甲。

    “多谢父王,过几日我便可以戴上去宫中校场练骑射了!”

    尚未开席,来人禀告说古品斋掌柜的前来献礼。

    众人皆疑。

    “王爷与城中商家并无结交,古品斋怎会无端前来贺礼?”秦珂不解。

    古品斋掌柜带着两个伙计,小心翼翼地合力抬着一个精雕细琢,成色不俗的红木盒。

    “草民参加王爷,王妃。此乃草民铺中顶级工匠以最好的材料仿制弈月*而成的,前些日子有人特地前来定制,让我们在今日世子生辰的时候送来。”

    伙计打开盒子显出里头若呈的弓,虽是仿制,无论从材质,弓形,成色,小装饰都足以假乱真。

    夏秉良眼中连连放光,先前在宫中,太后便承诺送他,今日这虽非真品的弈月*,却已经叫他喜出望外。

    “是何人吩咐定制?”

    “是一个女子,年纪尚轻,美貌过人,带了样纸来,并说送到王府结账。”

    掌柜的此言一出口,夏怀瑾几人便立马想到了谷女,别无想法。

    安容华不在宴厅,却在厨房陪兰姨休闲畅谈。

    兰姨煮了两碗面条,安容华满心期待。

    “面来了。”

    “哇!”

    安容华接过配菜丰富,香气四溢的面条,虽然没有上桌庆贺夏秉良生辰与众乐,但如此简单一碗面条也足以让她心头倍暖。

    “照我说,那一桌美味佳肴,都不如兰姨这一碗面情深义重,小良儿真是没口福。”安容华嗦了一口面条,放开吃面竟然如此刺激。

    “世子有王爷和王妃陪伴的父子感情,哪是我一个奴婢能够比拟的。”

    “是啊是啊,他们如今是父子情深,家庭和睦,我一个外人,又有什么资格评判呢。”安容华言语里酸苦错杂。

    兰姨眼中若有所思,似有犹豫不决,终问道:“其实,我还有点好奇,谷女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听世子所言,我看你绝不是一个普通的奴婢。”

    “听他所言,那我得背负多少条莫须有的罪名啊?”安容华不敢想象。

    “世子不会胡说八道的,只是我看你,也不像那样的女子。”兰姨态度诚然。

    “他说我怎样?”

    “你可是与王爷……“兰姨难以启齿。

    “我只是迫不得已……”安容华言语未尽,神色愁虑。

    “是王爷强迫你的?”兰姨一脸惊色。

    “不是,兰姨我知你是忧小良儿之忧,可他也是多虑了,就算我与王爷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那即便他针对我也无法改变,我看他就是年轻气盛闲来无事惹是生非,兰姨你就别管此事了。

    安容华不知何言,承认她是夏怀瑾的老朋友,忘年交?或者毫无关系,她竟说不出口。

    安容华吃饱喝足,告辞了兰姨回房,幻想前厅的宴乐,自己却孑然一身。

    “哼,如果哀家还是太后娘娘,要来参加宴席还不易如反掌!”安容华跟自己赌气似的。

    只不过这些年来,安容华从未涉足过瑾王府,更别提参加夏秉良的生辰,仅仅是每年送来一份礼罢了。

    “站住!”

    安容华停止脚步转过身来,夏秉良手中握着弈月*,却仍摆着一副傲娇样子。

    “小良儿啊!”

    “别嬉皮笑脸的,装给谁看!”夏秉良故作不屑。

    安容华笑容失色,她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毫无顾虑,斩钉截铁,可终究是顾虑重重,犹豫不决。

    “不过谢谢你,虽是用府上的钱定制,但就算是你的心意好了。”夏秉良故作勉强说道。

    安容华蓦地垂下头去,夏秉良惊以为她是因自己的话失落了,岂料安容华抬起头来便笑容满面。

    “小良儿若是不满意这个生辰礼物,那换我们先前说好的礼物又如何?”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