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十章:激斗!
    黑袍怪客见躺倒在地的一群猛兽很明显的愣了一下,随后又猛地抬头往四处张望。

    司徒弘毅做了个手势,大家都猛地低下头。

    就在低头那一瞬,许青见到黑袍怪客隐藏在黑影当中那双犹如血滴般的眸子。

    不知为何,许青顿觉浑身一凉,气血循环都为之一堵。

    心下骇然,这是什么样的邪派武学?居然能够把人变成这个样子?

    当许青再度抬头偷偷望去的时候,黑袍怪客却不见踪迹了!

    许青心下一慌,忙朝着司徒弘毅望去。

    司徒弘毅冲大家摆摆手,做了个沉住气的手势!

    气氛一时间好像凝固了一般。

    约莫一炷香之后。

    黑袍怪客竟然突然从一颗树上飞驰而下,嘴里还发出一阵急促的怪笑。

    许青心里暗骂,这货居然玩了这么一手,刚刚她们要是出去查看,只怕此刻已经是凶多吉少。

    更让许青心惊的是,司徒弘毅这帮人的素质,下了这样的血本,居然还能这么泰然自若的等待,而且这个司徒弘毅到底是看出了什么破绽才没有惊慌,还是因为他行事风格如此........

    如果是后者,那就更可怕了!

    黑袍怪客伸出犹如鹰爪般瘦骨嶙嶙的手轻轻一提那猛虎,猛虎服用了十香软筋散根本无力动弹,那双虎目中,瞳孔几乎缩成一条直线。

    黑袍怪客将猛虎犹如小猫般提在面前,双目变得越发腥红、浑浊。

    突然猛虎被他一口咬在了喉管处,腥臭的血液喷溅在那身黑袍上........

    许青心头一阵犯恶心,这家伙难道真的是练了某种邪派功法已经失了心智?明明已经本能的发觉这里不对劲,居然只是观察一阵又潜了回来。

    许青突然又想到之前屠百里说的那句话,是不是意味着他们其实早就知道黑袍怪客非常需要这猛虎血液?

    他们的消息又是从何而来呢?

    黑袍怪客吸食了猛虎浑身精血后随手就把它抛在一旁,并且伸出舌头在满是鲜血的嘴边舔舐着,似乎不舍得放过任何一滴血液。

    黑袍怪客清理完嘴边的血液又看了地上躺着的那些猛兽,伸出的手突然悬在了半空中,而他本人也发出一声愤怒的嘶吼。

    就听司徒弘毅怒喝一声:“动手!”

    就听五道劲风一闪而过,许青也紧随其后,十丈之地转瞬即逝。

    黑袍怪人发出一声似人似兽的怒吼,猛地朝领头的司徒弘毅扑来,脚步似乎有些凌乱,那双犹如鹰爪般的双手却闪着金石般的夺命寒光。

    司徒弘毅提气长喝,手中长剑遥指,犹如一道彗星朝着黑袍怪客刺去,居然完全没有防御的意思。

    许青看的一惊,看黑袍怪人的样子虽然中了十香软筋散的毒,却并没有失去战斗力,以他之前表现出来的实力,眼见司徒弘毅下一秒就要惨死在黑袍怪人爪下。

    却见屠百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扑到司徒弘毅身前,手中还多了一根青铜禅杖,已经横在二人之间。

    好个黑袍怪人,在长剑入体的一瞬间猛地提了一下身形。

    司徒弘俊长剑“噗”的一声,刺入黑袍怪人肩胛骨中,竟然发出一阵让人发酸的摩擦声。

    而黑袍怪人双手猛地击在青铜禅杖上,屠百里闷哼一声,被击飞出去好几米远,双手虎口已然鲜血淋漓。

    黑袍怪人吃痛后更是狂性大发,一阵野兽般的嘶吼震得人牙龈发酸。

    就在他准备再度朝司徒弘毅攻击时,一柄飞刀以雷霆之势扎入他胸口处,鲜血飞溅。

    竟是高羊手中飞刀激射而出。

    黑袍怪人双眸血光冲天,突然甩开司徒弘毅,朝着高羊扑去。

    许青暗骂,这人形怪就是聪明,哪怕这黑袍怪客已经失了大半意识,却还是一眼就看出擅使飞刀的高羊对他威胁最大!

    许青手中青铜云雷剑发出破空的啼鸣,朝着黑袍怪客腰间狠狠刺去。

    原本以为黑袍怪客必定回身迎击,到时候就可以为高羊争取一丝喘息的机会。

    却不想黑袍怪客竟然犹如鬼魅般的一个扭身,硬生生躲过了许青这攻敌必救的一击,速度丝毫不减的冲向高羊。

    许青大惊失色,咬牙再度提剑削去,却见高羊身前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矮胖男子,居然是罗虎。

    此时的罗虎脸上再也没有那弥勒佛般的淡然神色,怒目圆瞪,好似佛堂里的怒目金刚,双手一左一右竟然是罕见的双手兵刃——短刀藤盾。

    黑袍怪客连番攻击受阻更是暴怒不已,右手握拳回首猛地朝罗虎砸去。

    看那力道竟然暗含某种古怪的内功。

    却见罗虎毫不退缩,左手将藤盾狠狠插入地下,整个矮胖的身形就像皮球一般缩进藤盾之中,竟然严丝合缝。

    “砰”一声巨响,黑袍怪人如此刚猛的一击居然没能让罗虎撼动一步。

    就在此时一直冷眼旁观的谢君彦出手了。

    背后大刀被他双手提起,奔跑中犹如巨灵赶路,震得地面隆隆作响,只见他猛地高高跃起,一招力劈华山夹杂着力不可挡的气势,狠狠砍在黑袍怪人肩头!

    这一击直砍得黑袍怪人左臂皮开肉绽,立时抱住伤口猛地朝后退去!

    众人均是心头一喜。

    看样子这家伙左臂应该是废了!

    但是却听司徒弘毅高声喝道:“全力进攻,十香软筋散的药效马上就要过了!”

    言罢一招筑基剑法的挑字诀狠狠扎向黑袍怪客腰间。

    众人闻言纷纷使出全力,潮水般的攻势打得黑袍怪客惨叫不断。

    但这黑袍怪客也不知是修习了什么样的邪派武学,步伐端的是古怪异常,每每都在必死的局面下扭身让过要害。

    虽然浑身伤口不断在增加,看似狼狈不堪,实则并没有伤到要害。

    .........

    许青销字诀后回身转刺,却发现手中青铜剑竟被黑袍怪客一把牢牢抓住,不管如何用力都不得挣脱。

    就见司徒弘毅怒喝道:“不好!药效过了!”

    众人心下大惊,果然黑袍怪客嘴里发出一阵尖锐的长啸,眼中血红色比之刚才更胜了许多!

    还没等许青回过神来,一股冰冷的杀意将他笼罩。

    众人心叫不好,果然黑袍怪客单手将青铜剑高高举起,然后猛地向地上砸去!

    这一下要是砸实了,许青必死无疑。

    就见司徒弘俊怒喝一声飞身一拳狠狠砸向黑袍怪客,似乎想吸引他的注意力。

    却不曾想黑袍怪客似乎铁了心也要击杀许青一般,硬受了司徒弘俊这一拳,却只是偏了一下脑袋。

    眼见许青就要被黑袍怪客砸个稀巴烂,众人几乎闭目不忍直视。

    论谁都不相信一个打酱油的妹纸此刻还能有回天之力!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