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十三章 宇智波的顽疾
    宇智波空的第二次离村,就不像第一次那样冷清了,借由第一次忍界大战时的功绩,木叶忍者们真正接受了宇智波空,而在后续的任务里,凭借着过人的身手,他也算是有了些许人望。

    毕竟任务都是危险的,尤其是s级任务,哪怕是上忍都不敢保证自己的存活,而或多或少的,宇智波空在执行s级任务时就能够救下一些因为各种原因陷入危险的人。

    当然,更重要的是,对于纲手这一辈的新生代来说,宇智波空的那些所谓的“污点”很不明显。

    宇智波斑之子?对于没有亲身经历那段历史的忍者们来说几乎算不上是污点,反而更像是“强者的证明”一类的东西,尤其是在终结谷雕像建成之后,木叶本身也在淡化宇智波斑的罪行。

    到底是创建木叶的根基人物,木叶村并不希望这种“家丑”被大肆宣扬。

    总而言之,这一次宇智波空在离村之前,被曾经相识的那些上忍们叫去吃了一顿饯别酒。

    “说实话,我是真没想到你会选择离开。”因为酒精的关系,团藏的脸色有些泛红,他原本是最不喜欢宇智波空的人,时常怀疑宇智波空是否忠于木叶,但这一次宇智波空选择离开,被团藏认为是他赞同自己铲除宇智波一族的举动,这让团藏多少对空有所改观。

    “我原本也没打算离开的。”空摇了摇头,这一次他离村的借口依然是调查宇智波斑的事,但这么多年了,宇智波空自己都已经放弃找寻真相,虽然他依旧认为其中有黑幕,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目前查不清这个黑幕。

    “就当作是我给那一族的最后一次机会吧。”空对于宇智波一族的感情是真的稀缺,之前愿意努力改变族人的观念也是因为曾经身为宇智波一族少族长的责任感,以及被宇智波镜的行为所感染而已,现在没有宇智波镜,他骨子里的懒惫也就再次冒头了。

    现在想这些着实扫兴,宇智波空选择用烤肉来安慰一下自己。

    “要我说,宇智波一族恐怕是不会领你的情了。”咽下一块烤肉后,秋道取风也开口了,“他们永远都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这一次大概会认为是你退缩了吧?”

    “大忍族的通病嘛。”三代也对这一状况非常头疼,他比起团藏继承了二代的理念,更希望能像初代所想的那样,真正让宇智波一族融入木叶村里来,也正因如此,他和团藏经常在宇智波一族的问题上发生分歧。

    “虽然有些不合时宜,但我还是要说,三代大人,我们日向一族可没有那些毛病。”日向一族虽然也自诩名门,没有和千手一样解散族群,但他们对于木叶的拥护倒是真的,这也是因为他们看得很清楚,只有木叶强大了,才能更好的维持日向一族的强大。

    宇智波一族就是永远看不清这一点。

    “不说这些丧气的事了,我们喝酒!”宇智波空举起酒杯,虽然他的酒量并不算好,但在这个世界大家喝的都是度数很低的清酒,所以他现在也可以说一声自己是酒中豪杰了。

    到底是刚刚步入和平年代,哪怕是富饶的火之国,也没有那么多粮食去浪费在研究酿酒术上。

    喝完酒的第二天,宇智波空正打算去和三代告别,却发现团藏又和三代吵起来了。

    “我坚持,‘根’的存在是必要的!”团藏怒目圆睁,这种表情对于这位冷酷的忍者来说,也只有在面对日斩的时候才会出现了。

    “有暗部就够了,再多一个相同职能的部队根本就是浪费。”三代并不赞同团藏的提议,他更希望把有限的经费花在发展木叶村上。

    “问题就在于,暗部的效率并不高。”团藏反驳,“只有将暗部中的精锐集中起来,成立新的部队,才足以应付真正的麻烦。”

    宇智波空沉默了,他知道团藏说的麻烦是什么。

    自然是宇智波一族了,现在他刚要走,团藏就等不及开始组建铲除宇智波一族的部队了,可以说是笃定宇智波一族要反叛,这让宇智波空多少有一些不舒服。

    其他几位顾问都还在犹豫,他们一来觉得组建一支精锐部队去应对将来宇智波一族的反叛是有必要的,另一方面又觉得这么早开始组建有些过于浪费。

    若是宇智波一族拖个几十年,那这支部队岂不是吃空饷?

    “另外,我认为目前暗部的阵亡比率过高,就是因为暗部要执行的任务往往没有准确的情报,这就需要暗部忍者们拥有更高的实力,去应付突发的变故,所以将暗部精锐化本就是必要的一步。”团藏表示自己的“根”也不只是为了对付宇智波一族而准备的。

    “三代。”宇智波空开口了,“虽然我马上就要走了,但我现在还是木叶顾问对吧?”

    “当然,空你有什么建议吗?”三代笑了笑,其实比起团藏、门炎这几位同学,他还是更信任宇智波空,比较他这几位同学受二代的理念影响太深,做事过于铁血,而宇智波空却更像是初代理念的继承人,这让三代有更多的共鸣。

    “暗部精锐化,这的确很必要,而且我觉得以后的暗部忍者应该往情报收集的专长方向发展,以便和拥有强大战力的上忍班区分开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单纯吸收上忍班里的精英去暗部。”空顿了顿,转头看向团藏。

    “我想,以志村的实力,应该可以调教出一批拥有强大情报收集能力的忍者。”团藏闻言点了点头,虽然在正面作战上他不如猿飞日斩,但对于情报的收集,他有自信自己是木叶第一人。

    “但我觉得,‘根’或者什么其他名义的新部队,是不需要的,单纯的精简暗部就够了。”本来还频频点头的团藏听到这里就开始急了,马上就要开口反驳。

    “火影的意志,在木叶应该是绝对的!我们处心积虑要改变宇智波一族,不就是因为宇智波一族时常会做出不符合木叶意志的事吗?若是在暗部之内设立新的部队,这本身就是在创造‘第二个声音’,也就是一种分化木叶的行为!”说到这个份上,团藏也不好再反驳了,不然“分化木业”的帽子可就要扣到自己头上了。

    其余顾问也点头认可了宇智波空的说法,若是在木叶内部真的诞生了一只不听从火影调度的部队,那的确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于是,最后团藏也只是担任了暗部的教头一职,虽然在师徒情谊之下,暗部忍者难免会开始代表团藏的观念,可名义上火影依然是暗部的最高领袖,也算是给团藏头上加了一把枷锁。

    “这样一来,团藏应该不能做太多手脚了吧?”出了木叶大门,宇智波空暗自想到,也没去在意之前团藏离开时的阴暗脸色。

    虽然他决定要让宇智波一族自己来决定自己的命运,但他真的不希望这一族彻底覆灭。

    好歹他现在也是姓宇智波啊。
为您推荐